站内资源检索讨论区资料检索

樱花飞舞的季节

搜索
热搜: 下级生2 资源
查看: 1762|回复: 2

如何成为一个好的倾听者

[复制链接]

66

主题

602

帖子

24

积分

路边小草

Rank: 1

积分
24
发表于 2015-7-17 22:06: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某小孩的MJ 于 2015-7-26 19:58 编辑

前几天写的《指南》时新更新的一段

3.4 成为一个好的倾听者
  对方说话时保持沉默。不要打断ta,让ta想说多久就多久。
  身体保持静止。眼睛专注着注视着说话的人。不要显现得没有耐心,不感兴趣。
  用语言表示你的在聆听。当说话的人暂停下来,渴望得到你一些你在聆听ta的话的信息,就向ta点点头,或者做些简单的回应。比如“嗯”,“是的,你说……”
  当说话人停下来等待你的反应时,你可以偶尔做些简单的总结,说一下自己对对方刚说过的话的感受。努力用非常准确的语言描述自己的感受,甚至可以比说话人自己的话更准确。最简单的方法是用你自己的话重述对方的话,是对方为你敏锐的洞察力不由惊叹;“太对了!”“对,就是这样!”或类似的话,表明说话者意识到了你理解了ta的话。这个过程可以帮助说话者更清楚自己的感受,同时和你产生一种同一战线的感觉。
  允许对方按照自己的意愿向你敞开心扉。如果ta的谈话有点不合逻辑,那就随它去。不要把对方的思想引向你认为ta应该说的话题上,只要努力理解谈话内容就好了。b如果ta想终止谈话,好的,没问题,你乐于接受,不要敦促对方说出ta还没有准备向你倾诉的信息
  不要评价对方的态度或感受。不要对对方做出判断,也不要同情(因为同情也是一种形式的判断),只要表现得客观公正就好。你的任何观点(无论肯定的还是否定的),都有可能让对方后悔向你说出心里话。
  不要批评。经验表明,批评能够带来的唯一可预料的结果就是减弱对方对人际关系的信任。当然,偶尔也会有人认真思考对自己的批评,并因此进行自我改进。但即使如此,他们也会变得不像原来那样乐意向批评自己的人敞开心扉了。
考虑一下自己的感受。回想一下前一次别人对你提出所谓的“建设性批评”的情况,你是怎么反应的?(要诚实一点哦)不太好吧,是不是?人们会避开这种心里受伤的感觉,迟早对批评他们的人避而不见。
注意“宣称自己并不想批评对方”这种行为。如果你为了掩饰自己的批评而宣称自己并不想那么做时,这可能是最糟糕的批评。这等于假装对对方的友谊,而实际上却证明你的不忠。
有时候,你可能会担心,自己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批评对方。一般情况下,你可以问自己,“如果对我说这样的话,我会有什么感受?”
  不要提建议或讲道理。提建议也是一种批评的方式,是不过更委婉。正如俗话所说:“明智的人不需要,愚蠢的人不注意。”提建议本身就暗示这接受者的推理能力不足,这会引起对方的反感。B要注意,你经常面临被人建议的陷阱。有人或许会找到你,问,“我该怎么办?”在这种情况下,你往往会认为自己可以例外一次,因为是对方来问的嘛!但不要大意,他们真正需要的是有人来聆听他们的心里话
  回想一下有多少人对你的忠告置之不理,即使是他们首先来找你寻求忠告的。人们内心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们只是在潜意识对于真正去做该做的事情有些犹豫。而在他们并不真正想做一件事的时候,你却又一次告诉他们应该那么做,这只会增加他们内心的矛盾和愧疚,从而引起对你的反感。
  比提建议更聪明一点的做法是讲道理,这是一种委婉地提意见的方法。我自己就是一个讲道理的高手,直接提建议容易引起对方自尊的自我保护,产生反感,我知道怎么避开这一点,我会假装讲一个跟话题无关的故事,其中却蕴含着我要告诉ta的寓意。这种做法确实很聪明,但依然搞错了主旨,我们忽视了对方真正需要的,只是有人倾听他们的感受,仅此而已。
  谨慎问“为什么”。我们给注意下问为什么的语言情境,有时候这会使对方采取自卫的姿态。如果你真诚地希望了解对方做某件事或者有某种想法的原因,并没有判断对方动机或目的的意图,那么就要用更柔和的方式。通常情况下,你可以非常谨慎地问,“你能不能帮我一下,我不太明白你为什么觉得事情是这样的?”或者“你不太明白你觉得这样做最好的原因,能不能帮我一下?”表明你对说话人有充分信心,只是想了解情况,而不想去做判断。
  不要争论、反驳。还是那句话,我们的职责是满足对方倾诉的需求,如果你觉得一定有必要给ta讲道理或纠正ta的某些想法,也最好另找时间找ta谈谈,而不是ta找你倾诉的当时。这时ta可能处于情绪中,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是听不进道理的。
  你可能还会进一步问,如果对方说出一些自我责备、自我否定的话,难道我们不应该去反驳吗?比如,当一个女孩说,我这么丑,我的脸那么大,眼镜却那么小。”我不该第一时间反驳她的想法,告诉她她并不丑吗?也许一些情境中,需要我们去否定对方的想法,打断ta自我否定的恶性循环。但除非你足够了解ta,清楚ta需要的是什么,否则不要冒险这样做。她明明觉得自己很丑,你非要说她不丑,会让她觉得你无法理解她的痛苦。
  在另一些情境中,我们遭受指责,这也许真的是我们做错了什么,也许是出自对方的无理取闹。面对指责,尤其是当我们觉得指责名不副实的时候,我们第一反应就是辩解、反驳……然后你知道的,通常这会发展成争论。有时候,我们以指责回报你指责,“你把我说得一无是处,然而你自己就很好吗?(然后翻出对方的过错)”“我已经为这件事道歉了,你为什么还要斤斤计较,咬住我的过错不放?”
这些做法都不可取,对方可能处在情绪中,听不进你的解释。一旦你的道歉和解释无法被对方所接受,那就不要再辩解下去,这只会发展成争论。事实上,我们需要的是改变一种思维方式,不要再把交流的目的看作是“取得对方的原谅”,这种想法让你只关注自己,而忽视了ta的真实感受。我所建议的做法是,成为一个倾听者,把这看作是一个机会;为什么ta要指责你或对你发脾气呢,这可能代表ta有宣泄某种情绪,或倾诉一些想法、感受的需求。所以比起辩解、反驳,我们有更好的做法:询问ta的感受与需求,如果ta不接受你的道歉,你可以问问,“能告诉我,你希望我怎么做吗?”


  曾经我也是一个糟糕的倾听者,我喜欢讲道理,我喜欢做评价、下判断。有时候我甚至有这样的坏习惯,就是喜欢抢对方的话,因为我急于发表自己的意见。面对倾诉者,我迅速开始扮演起人生导师的角色,总是想要表现一番自己的人生智慧和洞见。一旦进入这一角色,我就不会再真正在意对方的感受与想法,我只在乎对方有没有好好接受我的思想,我开始主导话题,我开始变得远比倾诉者的话更多,甚至对方想要谈点别的,我还硬要把话题拉回我感兴趣的范围。
  我们想一下,当我们感到痛苦的时候会去向谁倾诉。为什么我痛苦的时候总是想到X,而不是去找Y说话?这是因为X能满足我的心理需求。大多数情况下,倾诉者的心理需求很简单,只是表达自己的情绪、感受,有个人能够倾听并理解他们的情绪、感受。
  情绪通常是即时的,愤怒、悲伤、高兴,只要过上一点点时间情绪状态就会平复下来,对于很多人来说,只要说出来就好受了。情绪是非理性的东西,在情绪状态中人是听不进道理的,如果用讲道理这类理性的方式作为反馈,只会让对方觉得你不理解ta。可能当事人自己就很清楚,自己有点无理取闹,可ta就是气不过,需要发泄一下,这时候你去提醒ta在无理取闹,通常无法帮助ta克制情绪,只会令ta更加受伤。所以倾听者要做的,仅仅只是听完对方的话,并适度地表达一些关注、关心就好了。
  我上面说了不要批评、判断、反驳,同情、安慰、问为什么也要谨慎。这可能让人疑惑,“天呐,这么说来除了听之外,我真的什么也不能做了?那么我该如何告诉对方,我理解ta,听起来表示理解似乎也是在下判断?”好吧,并不是真的说这些都不能做,只是我们要避免过早发表意见。在谈话刚开始时,人们所表达的感受往往是冰山一角,有许多相关的感受——通常是更为强烈的情感,并没有得到表达。因此倾听者最初的任务,确实就只是听而已,在交流中你所需要的反馈,就是鼓励和引导对方说更多,促使ta自我暴露,为ta的充分表达创造条件。反之,你过早发表意见、提供同情与安慰,就会妨碍这个过程。同时,你在充分了解ta之前就表达同情或安慰,这也会让人觉得你的同情是肤浅的。
  这一节我说了太多“不要做什么”,下一节我们讨论一些更具体的交流技巧,也就是说,“要做什么”。


胡乱写小组公用号,可以回帖,但请勿用这个号发新帖

66

主题

602

帖子

24

积分

路边小草

Rank: 1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15-7-17 22:15:04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接从word里面复制过来,我感到挺奇怪的是,为什么格式会保留一半不保留一半
胡乱写小组公用号,可以回帖,但请勿用这个号发新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6

主题

602

帖子

24

积分

路边小草

Rank: 1

积分
24
 楼主| 发表于 2015-7-26 19:2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某小孩的MJ 于 2015-7-26 19:57 编辑

3.5 倾听中如何反馈
  我假设一个情境,这天艾洛洛小朋友来找我聊天,她看起来脸色不佳,她告诉我,她每天要求哥哥跟她H三次,可是今天哥哥没有跟她H。现在我有很多种回应方式可供选择,我把我想到的一些回应方式列举如下。
  批评:卧槽,一天3次?你想谋杀他完全可以用其他方式,何苦这样折磨他!
  建议(带判断性质的):我想你应该去看看心理医生,无论从你还是你哥哥的幸福来考虑。
  建议:做做运动吧,转移下注意力。
  讲道理:也许你真的很需要靠这种方式来得到满足,但你必须给明白,你的要求是不现实的,他会累垮是情理之中的。
  赞扬:哇,一天3次,不愧是艾洛洛!腰真好!
  比较:这算不了什么,你听听我的经历。有一次我连着上了乐乐3遍,第二天我QQ、手机全被她拉黑了。后来我想尽办法联系到她,向她承诺不再上她了,才勉强挽回了我们的关系。
  回忆:(上句后半部分就是回忆。)
  开玩笑:嘿,别往坏处想。兴许是他阳痿了,不是讨厌你才没跟你做的。
  开玩笑2:别管你哥哥了,做我女朋友吧,我一天5次都行。
  否定:你哥哥没讨厌你,只是累垮了。(上两个的例句的前半部分,“这算不了什么”和“别忘坏处想”也是否定。)
  同情(可怜):哦,可怜的艾洛洛,你又给失眠了。(注:艾洛洛患有H完才能入眠的不治之症。)
  共情:(抱歉,这个例子我不知道该怎么举。“我能体会你的感受。”“在那种情况下,我也会这么想。”这里表达方式就是共情。)
  安慰:事情会好起来的,你哥哥那么爱你,很难想象他会真的讨厌你。
  做选择题:那么,你是因为被哥哥讨厌了而伤心,还是因为没有H而伤心?
  反馈想法:哥哥没有和你H,你觉得是被忽视了吗?
  反馈感受:哥哥没有和你H,你觉得是被忽视了,因此你感到伤心是吗?
  反馈需求:你的脸色不太好,看起来你在伤心。我猜是因为你的需要没有得到满足,你希望得到更多的哥哥的怀抱来让你感受到被爱,是吗?
  
  你可能会问,最后的4条到底有什么本质区别?不都是询问吗?没错,都是在询问,只是偏向不一样。询问有很多种方式,根据方式不同可能会产生不同效果,因此我通常避免以太直接地问为什么,或给对方做选择题这样的方式询问,这可能会让人感觉在被质问,或觉得你要判断ta了。
  上面的反馈想法和反馈感受的区别,仅仅只是多加了一句话,也许这个例子不够好,因此我们特别提一提感受和想法的区别。“我觉得我吉他弹得不好。”“我觉得我被忽视了。”这是想法,“作为一个吉他手,我有些失落。”“没有人来跟我说话,我感到失落。”这是感受。作为一个倾听者,我们更推荐用反馈感受、需要的交流方式,这是为了引导对方去关注自身的感受、需要,而不仅仅只是谈论自己的想法(想法常常只是我们下的判断)。
  上一节中我们说了很多不要,不要批评判断,不要提建议讲道理,等等。更确切地说,并不存在绝对的要与不要,只是在特定的情境下是某种交流方式是否适合。如果有人说他们需要安慰,那我们就可以给他们安慰。问题是——引用作者马歇尔在《非暴力沟通 实践篇》里的例子——当他们想要理解时我们却给了安慰。比如有一次,我的大女儿照着镜子,说:“我丑得跟猪似的。”我则说:“你是上帝创造出的全世界最美的人儿。”他说了声“爸爸!”然后就气冲冲地跑了出去,砰的一声关上了门。那时我做的是评判,而她想要的是理解。
  我说一个我自己的讲道理成功的例子,以前我妹妹总希望我多了解上帝,但我对此一直都不感兴趣,直到有一次我才稍微愿意读读她给我的文章,看到我总算答应了她的请求她非常高兴,没多久就找来一大堆文章要我读完。我当时感到很崩溃,于是我临时编了一个故事给她听:“以前有对父母想要培养孩子读书,就给了孩子一本书读,孩子虽然不是很喜欢读书,但还是试着读起来。父母看见不喜欢读书的孩子读起书来了,很高兴就给孩子买了很多书。这天,孩子看到在他面前堆积如山的书,放下了他原本拿在手上的那本书,没有再拿起任何书本来看了。”我的故事很直接地告诉了她这个道理:凡事要一步步来,太急只会适得其反。这个例子里,如果是用非暴力沟通的关注需求的“标准流程”来处理,那过程会比我讲道理繁琐得多。首先我会倾听她的需要,让她充分体会到我能够理解她是多么希望我亲近上帝,希望我因亲近上帝而使生命更丰盛的这份心情和需要。接下来我会向她表达我的感受与需要,要我一次性接受那么多我感到很大的压力,我需要更多一些的自主需求,请求她允许我以自己乐意的节奏去读她给我的文章……这个流程太繁琐了。
  有些事情,比如关乎我们爱与被爱的表达的事情上,去清楚了解双方的感受与需求是大有裨益的,这是讲道理替代不了的,因为讲道理就算在表面上维系了理性和谐,也缺乏内在的情感联系。这样的理性和谐不足以弥补我们内在的情商伤痛。而对于另一些日常小事,没有必要苛求时时刻刻的情感相通,这些在生活中转瞬即过的小事并不涉及我们最核心的心理需要,我们不必担心没有把他们每一件都搞清楚,就会损害了我们的亲密关系。所以这时候讲道理就能马上解决问题的话,我就乐意使用讲道理的沟通方式。
  我还能给你举出一种情况,我是如何使用下判断这种交流方式的。我在告诉别人我的技巧的时候,总是强调共性,而忽视差异性,不是差异性不重要,而是这太难把握。首先一点,我从来不假设我懂一个人——这种自负的想法会让你忽视ta真实的感受,而把自己的苛求强加在对方身上。但如果我真的认为我了解一个女孩,我会下判断。从那些外在的小事,比如她喜欢什么颜色,生气的时候哪些东西能哄她开心,到更内心的东西,比如她需要什么,她渴望怎样的生活,她最害怕的是什么,这些我都知道。虽然这么说,但这个世界上我敢下判断的女生也只有我妹妹一个人,对她太熟悉了,真的不需要太多话,我就知道她表达的是什么样的痛苦,什么样的感受与需求。在她自己开口说出她的感受与需要前,我就用判断句说了她要表达的,对她我经常使用这种危险的技巧,我却几乎没有失算过,我下的判断会让她觉得我真的如此懂她。不过实践上而言,下判断是没法用的技巧,如果我们对一个人已经有了如此深的了解,到了能准确判断对方的程度,那两人的关系就算没领户口本也至少是同居很长时间。然而本书是一本恋爱初期指南,所以这里的例子对本书的主题来说没有实践价值。
  共情也是很多人喜欢使用的交流方式,但我很少使用它,除非我真的觉得感同身受。不要滥用共情,否则他人会看出你的肤浅,甚至认为你单纯只是在使用语言技巧花言巧语。共情的第二个问题在于,心心相惜或许让人感到安慰、不再孤独,但未必能消解痛苦,因为仅仅只是共情无法引导对方关注自身的感受与需求。
  同样的,其他的交流方式,同情、辩解、否定,都可能存在适合它们的情境,尽管对于批评我还想不到需要它的情境是什么。顺便一说的是,我也一直在观察我和他人交流时我用了哪种反馈方式,然而我发现,大多数时候我并不用我最推荐的方式跟人交谈。例如,
  朋友:工作、买房、娶妻生子,想想这些任务就觉得无聊。
  我:是很无聊,所以我从不想这些。
  上面这句话中,我在做比较。如果我们希望作为一个好的倾听者而帮助到别人,那么我建议引导对方谈论他们的感受和需要,而一旦在谈话中我说我如何如何,我就把话题的中心从他人身上转到了我身上。如果我非想要表达一句我是如何的,我也会再加上一句以把话题的关注点引回到他人身上,“是很无聊,所以我从不想这些,很幸运没人给我布置任务。有谁给你布置了这些无聊的任务吗?”这就变成一句“反馈想法”了,询问想法只是一个过程,我最终还是会引导对方把话题的关注点到ta的感受与需要上去。然而我并没有那样做,这与我的交谈目的有关。我不批评、不判断或提建议,是因为我不想引起他人的不快,我也不关注他们的感受与需要,是因为我并不想走进他们的内心,也无意帮他们消解烦恼。尤其是,我对于仅仅维持在网络上的关系并不重视,所以在网上通常我是随便回一句可有可无的废话。
  这一节并没有说什么太有用的技巧,只是做一个列举,让大家体会一下各种反馈方式之间的区别。这只是一个铺垫,下一节我们会说到马歇尔•卢森堡的非暴力沟通技巧。事实上,只有3.4节是第一版就有的,3.5、3.6是我这段时间读了马歇尔•卢森堡的《非暴力沟通》和《非暴力沟通 实践篇》两本书后写的。本书的技巧大多我经过一定的实践,但3.6的部分由于是我新学到的,所以就只算是纯粹的读书笔记。如果你读过3.6之后对这些技巧感兴趣,我非常推荐你完整地阅读一遍这两本书,很多东西需要你看过书中的那些沟通实例,才能有较好的理解。
胡乱写小组公用号,可以回帖,但请勿用这个号发新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樱花飞舞的季节    

GMT+8, 2018-7-22 04:57 , Processed in 0.299586 second(s), 26 queries .

本论坛源程序由 Discuz! X3.2 提供!

© 1997-2014 樱花飞舞的季节...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