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资源检索讨论区资料检索

樱花飞舞的季节

搜索
热搜: 下级生2 资源
查看: 1225|回复: 2

RO同人小说:闇之罪偿·新章——第一章:再会 上篇

[复制链接]

246

主题

1711

帖子

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
QQ
发表于 2016-7-23 12: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ERO 于 2016-7-25 11:33 编辑

第一章 再会

        月色明亮,星空闪烁,在这样的一个晚上,一位吟游诗人依靠在树下,弹奏着手中的提琴,琴声随着清凉的晚风,传到附近不远的村落,村民闻声而至,听着这位吟游诗人的乐曲,享受着经过一天辛勤农作后恰意的休恬。一曲过后,村民们为感谢吟游诗人,热情地询问吟游诗人是否需要补充干粮,面对热情的村民,吟游诗人站了起来。
        “感谢各位的热情,在下也只是略尽绵力,为大家舒缓疲劳而已。”吟游诗人一边说道,一边环视周围的村民。
        “嗯??”村民中一个小孩吸引了吟游诗人的注意。
        “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真是有趣。”吟游诗人细声地说道,回到树旁坐下,道:“我这里有一个悠远的故事,就作为报答各位村民的小小礼物吧。”说罢,吟游诗人开始弹奏起他手中的提琴,诉说起那个故事。
        卢恩米德卡尔王国,一个剑与魔法、人类与魔物并存的国度,每天无数的冒险者都驰骋在这片大陆上,怀着梦想和魔物进行殊死的战斗。苏克拉特沙漠,位于普隆德拉南部,那里白天酷热无比,夜晚无比寒冷,黑夜白天温度的两极分化,使这里形成了独特的生态环境和文化,水资源亦甚为稀缺,所以这里水的售价都会比其他地方要高,冒险者为了能获得一口舒心凉快的水,每天都要和魔物进行肉体上和精神上的较量。而故事亦由此开始。
        “哈……哈……”一个身影正在浩瀚无边的沙漠中奔跑着。
        “噢~跑得不错嘛~”一个商人站在丘陵上眺望着那个在沙漠中奔跑着的身影“都跑了快十圈了,还没看见有减慢的迹象。”
        咻~的一声,一个盗贼出现在商人身后。
        “噢~辛苦你了~都处理好了??”商人一边嚼着甘露草一边说。
        “可累死我啦~要把那么多的蚯蚓引到那个呆瓜附近。”盗贼拿下防风镜,抱怨地说道“快给我棵甘露草,渴死我啦~”
        “噢~还真是挺多的呢~”商人无视了盗贼的话~转头看去那个还在沙漠中奔跑的身影的后方“哇~黑压压的一片~这回赚翻了~”
        “喂~你有没听到我说话~给我甘露草啊!!”盗贼见商人无视了他的话~不耐烦地吼道。
        “行啦行啦~干完这波就回去啦,别浪费甘露草了。”商人对盗贼摆了摆手,转身朝向另一个方向,恭敬地说“到你出场了,美丽的魔法师小姐”
        “热死本小姐了,把这批消灭后我可要走了,什么鬼天气,还要我消耗魔力来给自己降温,还是吉芬那边舒服。”一个穿着性感、身材火辣的女魔法师从仙人掌的影子下走出来,一边用手向自己扇风,一边不耐烦地说道。
        “别这样说嘛~”商人一脸讨好的说“我知道梦罗克那边有一家很棒的美容按摩店哦~而且那里的老板还和我很熟呢~可以给魔法师小姐你打个五折哦~”
        “真的?!”女魔法师的双眼发光“那就说定了,消灭完这批蚯蚓就马上带我去那家美容按摩店,晒了一天都弄得皮肤干干的~快点给那个服侍打信号吧~”
        “是的是的~魔法师小姐~小的马上就去~”商人说完伸手进自己的挎包里掏出一块镜子。
        “啧~势利小人……呸~”盗贼不屑地小声嘀咕着“等你把东西都换钱了,我就顺手牵羊捞一把。”
        商人用眼睛的余光看了一眼盗贼,心想:“等东西都拿到手,我就用蝴蝶翅膀回去普隆德拉,还什么美容按摩店~自己慢慢晒成人干吧~嘿嘿嘿~”毕后,商人走到丘陵高处,举起镜子,利用太阳光的反射向远处奔跑的身影打信号。
        “哈……哈……”服侍保持着匀称的呼吸,不快不慢地跑动着。突然一束刺眼的光芒射到服侍脸上。
        “嗯??是时候跑回去了吗??感觉这比起神父的训练还要简单呢~”服侍双手交搭在胸前,不解地说。
        话毕,服侍就调整了一下呼吸,开始向商人、盗贼和女魔法师所在的丘陵跑去。
        看着越来越接近的黑影,女魔法师右手握着法杖杖身,左手手掌放在法杖顶端的魔法石上,闭眼咏唱魔法咒语:
        “司掌寒冰的女神,赛尔休斯。”女魔法师的身体发出微弱的蓝光。
        “请将柔和包容的水冻结成坚硬无比的冰箭。”女魔法师周围的温度开始骤降,出现寒冷的水气,继而开始凝结成无数的冰锥,悬浮在女魔法师的身旁。
        “以穿刺我面前丑恶的魔物,让它们回归主神奥丁的怀抱。”随着女魔法师念咒完毕,冰锥不断凝聚周围的水气,变得越来越多和粗大。
        “冰箭术!!”话音一落~悬浮在女魔法师周围的冰锥如万马奔腾之势飞向服侍的方向。
        “嗯??”服侍看见丘陵上闪过了一光,不解地说“为什么还打信号呢??我都已经向他们跑去了。噢~~~~~……!!”服侍刚举起手向丘陵上的商人呼喊,唰的一下~一道冰箭从服侍的脸和手之间飞了过去。服侍刚反应出来怎么回事,其余的冰箭已经如数飞向服侍和他身后的魔物。
        “架起能燃烧殆尽一切的烈火之墙吧,火墙术!!以奥丁之名,静止吧!!”
        随着冰锥攻击服侍和魔物,沙漠上扬起了一片沙尘。
        “不愧是吉芬著名的巫师雪雷先生的弟子,能施展出如此厉害的冰箭术,在下真是大饱眼福了啊。”商人继续一副讨好的样子地给女魔法师拍马屁~
        “哦呵呵呵呵~”女魔法师被商人拍马屁后,一脸骄傲的样子笑了起来,回道:“那是当然的。”
        “对啊~”此时沙尘中传出一把声音“但我记得雪雷前辈没教过人无差别攻击哦。”
        商人和女魔法师听到声音后,立马望向沙尘,女魔法师惊慌地问道:“是谁?!”
        “问我吗??”随着沙尘渐渐散去,商人和女魔法师看见沙尘里面出现了一个人影“我只是一个过路的魔法师而已。”
        话音一落,一阵微风吹过,加快了沙尘的散去,沙尘中的人影现出了全貌。
        “什么?!”女魔法师吃了一惊,但她吃惊的不是沙尘中出现的魔法师,而是魔法师身后的一片景象:一道犹如普隆德拉王城城墙般高耸的火焰之墙屹立在魔法师身后,城墙前方悬浮着几道女魔法师自己制造出来的冰锥,而火墙之后,原来一片黑压压的魔物,现在连尸骸都看不到,什么都没有,就好像原来就不存在一样。
        魔法师甩了一下斗篷,火墙随之消失。魔法师弯腰拍了拍腿上的沙尘,悠悠说道:
        “不过刚才真的好险呢,要是我咏唱慢点的话,估计就赶不上了。”话毕,转身走去原来火墙所在的后方,伸出手拉起了瘫坐在沙上的服侍,微笑地问:“对不??小风~”
        服侍估计是还没反应过来刚才所发生的事,愣了一下,听到魔法师叫自己的名字才回过神来。
        “啊、啊……嗯、嗯~”服侍拉着魔法师的手站了起来,看清魔法师的样子,心情激动了起来,正想说出魔法师的名字,魔法师把手指放在嘴上,做出不要说话的动作,服侍见状也制止了自己想做的事。
        而在魔法师转身扶起服侍的时候,商人回头向还坐在沙上的盗贼打手势,示意现在情况紧急,要他隐匿起来,见机行事。盗贼虽然很不情愿,但为了能顺手牵羊捞一笔,马上隐匿起来。
        魔法师转过身来,服侍则站在魔法师身旁。魔法师望向商人和女魔法师那边,疑惑的侧了一下头。
        “嗯??刚刚不是有三个人的吗??怎么少了一个了??”
        “哪有这回事~一直都只是我和女魔法师两个人而已。”商人马上接上魔法师的话。
        “是吗??算了,反正这事不用我担心。”
        商人心里一惊,想:“不用他担心??这是怎么回事??”
        悬浮在空中的冰锥慢慢降下来,魔法师把其中一个冰锥拿到手上,仔细端详了一下,说道:
        “嗯~魔力的含量挺高的,魔力构成也很稳定,咏唱方式也是雪雷前辈研发出来的。”
        “你、你想怎样??”女魔法师面红着,焦躁地问道。
        “我并不打算怎样,只是……”魔法师把冰锥高举头上,在太阳底下眯眼转了一下冰锥“我觉得你应该担心一下自己比较好。”
        “自己??”听到魔法师的话,女魔法师疑惑地说道“!!好热!!”
        突然,女魔法师感到胸口一热,那个用来承托女魔法师那对欲跳还羞的玉兔的布片之间的连接环扣突然燃烧起来。
        “浇灭我眼前弱小的火焰吧。”话毕,连同魔法师手中的所有冰锥融化成细小的水珠,飞向女魔法师,在连接环扣上的火焰波及到布片前,扑熄了火焰,但因为水珠过多,把女魔法师全身都弄湿了。
        “不要!!”正当女魔法师意识到自己胸前所发生的事情,正想用双手遮住胸部。忽然在女魔法师胸前出现了一条毛巾,遮挡着女魔法师那对将要展露出来的玉兔,女魔法师不明白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毛巾,但现在情况危急,顾不上那么多了。女魔法师双腿M字形的坐在地上,转到能背向商人和魔法师的方向绑起毛巾。
        “魔法师先生,请问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呢??”商人看见女魔法师身上发生的事情,战战兢兢地问道。
        “打算??也没什么打算,只是想稍微惩罚一下欺负我朋友的人而已。”魔法师不温不火地说着。
        “魔、魔法师先生,你在说什么呢??”商人神情慌张起来,蒙混道。
        “看来我没说清楚呢,这位~”魔法师从斗篷中伸出右手,手心向上,指向服侍“是我的朋友,星风雪雨。”
        “!!”商人听到魔法师的话惊了一下,连忙答到“原来星风雪雨先生是魔法师先生您的朋友啊,小的不知道啊。”
        这个时候,原来还坐在地上绑毛巾的女魔法师突然消失了。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商人看见女魔法师突然消失,愣了一下,心想。
        “看来已经转移了,这是明智的选择。那么~??”魔法师突然停下说话,然后向前方伸出右手。
        “识穿隐藏的伪装吧,火狩!!”一声响指,一个火球随即出现在魔法师身边,围绕着魔法师转动。
        “!!”隐匿踪迹的盗贼在火狩的作用下暴露了,马上快速向后退了几个身位的距离。
        “真的不好意思。”魔法师说道“情况有些许变化,请两位尽快离开这里回到安全的地方吧。”
        话毕,在商人和盗贼面前出现了一包细小的包袱。
        “这是刚才你们利用我朋友引来的怪物,消灭之后得到的一小部分收获,里面还有一片蝴蝶翅膀供两位回到城市。”
        又是突然出现的物品,加上魔法师那淡定的说话方式,在搞不清楚目前情况,商人马上回道:“好的,我知道,我马上离开这里。”
        话毕,盗贼已经拿着包袱,使用蝴蝶翅膀消失了。
        “要不要这么快啊?!”商人心中犹如千万只大嘴鸟在奔腾着。
        “还有一件事。”魔法师叫住了正要使用蝴蝶翅膀离开的商人,眼神锐利地看着商人“请你以后不要再用这种不道德的方式来赚钱,主神奥丁是不会放过你的。”
        “!!”看着魔法师的锐利眼神,商人犹如被利刃刺穿心脏似的打了一个冷颤,连忙答道“是、是的~小的以、以后不敢了!!”
        随即,商人使用蝴蝶翅膀消失了。
        随着女魔法师、盗贼、商人的离开,在场就剩下魔法师和服侍——星风雪雨了。星风雪雨见人都离开了,开口说道。
        “GX~很久没有见你了~想不到会在这里遇到你啊。”星风雪雨激动地说道。
        “我也是,这两天刚好和ZERO在梦罗克逗留,明天那家伙要回盗贼公会进行资格认证。”魔法师——GX刚才斯文稳重的表现一下变得随便起来。
        “ZERO??ZERO也在吗??他在哪里??”星风雪雨兴奋地四处张望。
        “在是在~但他刚才用风信告诉我,有大麻烦来了。”GX有气没力地摊了摊手,突然,GX紧张起来“来了,小风!!”
        GX转过身来,小风顺着GX朝着的方向看去,远程扬起了一阵沙尘,而这股沙尘正向他们靠近。
        “天父奥丁麾下的女武神~请将您战无不胜的力量赐予我们,以让我们所向披靡吧~”星风雪雨低头闭眼十指紧扣地作出祈祷,随后向天张开双手,说道:“天使的赐福~加速术!!”
        顿时,女武神瓦尔基里出现在空中,用剑指向GX和星风雪雨,赐予了力量。
        “很好,小风,先分散,ZERO会用风信通知你下一步。”
        “了解!!”话毕,星风雪雨和GX二人就左右分散开来。
        沙尘持续前行,GX来到了丘陵上,双手伸出斗篷,向两边舒展开,双腿迈开与肩同宽,闭眼开始咏唱魔法。
        “冷若冰霜,冰封三尺,锋芒如刃,斩可削铁,刺可穿钢,无坚不摧,无坚不破。”
        随着GX的咏唱,周围快速地凝结出数十条冰锥,体型尺寸都比刚才女魔法师所制造出来的要大。GX的左手慢慢收回到腰间,紧握拳头,右手微张地移动到头的左后方,斗篷和头发随着魔力的流动肆意飘动着,随即GX张开双眼,望向逐渐靠近的沙尘,微调自己的方向,冰锥的朝向也随着GX的移动而改变。
        沙尘移动到丘陵附近停了下来,但沙尘并没有散去的迹象。而GX仍然保持着待机状态,好像在等待着什么似的。
        星风雪雨则跑到了GX所在丘陵的对面,看着沙尘的动静。
        “!!”星风雪雨突然看见了什么东西似的~但那个东西稍瞬即逝地消失了。星风雪雨马上开始咏唱魔法。
        “天父奥丁麾下的女武神~请治愈我眼前这位英勇无比的战士,并赐予他战无不胜的力量,使其感受到天父奥丁对他的怜爱~”
        星风雪雨和刚才一样,双手十指紧扣地祈祷,但这次咏唱完毕之后是张开眼睛看着沙尘的动静。而在星风雪雨祈祷完毕后,女武神也出现在空中,用剑指着沙尘,但由于星风雪雨没有说出魔法名,所以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
        “治愈术!!天使的赐福!!加速术!!”星风雪雨突然大声说出魔法名,女武神也随着星风雪雨的咏唱完结,向沙尘施展力量。魔法在沙尘外围的空中产生了反应,证明魔法确切地被施予了。
        GX在听到星风雪雨说出魔法的声音后,看了一下沙尘的动静,将在头左后方的左手,甩向前方,并吼道:
        “刺穿一切吧!!冰箭术!!”话音一落,冰锥犹如万箭齐发之势飞向沙尘中。
        冰箭飞进沙尘中,在扬起了更多的沙尘的同时,传出了魔物的惨叫声,一群外表看起来比其他蚯蚓不同的浅紫色蚯蚓出现了,而它们身上也插着GX所释放的冰锥。
        “归于虚无吧~心灵爆破!!”GX转身把右手向右边伸出,作弹指状。
        嗒的一声,插在浅紫色蚯蚓上的冰锥应声爆发,而蚯蚓亦在冰锥的爆发中死去,消失。只留下一些残留物。
        “回到奥丁的怀抱安息吧~”GX收起了右手,离开了丘陵。
        一个盗贼毫无声色地出现在星风雪雨的背后,无声地拍了一下星风雪雨的后背。
        “不错嘛,小风你这小子,体能比以前厉害了,在这里跑了十圈多都没喘气。”盗贼把用于遮住鼻子和嘴的三角巾拉下,一副老朋友见面互相挖苦的语气说道。
        “哎呀~”星风雪雨被突如其来的一拍使身体有点重心不稳,上半身向前倾了一下,但马上调整了重心,一边直起身子,一边说道“ZERO你过奖了,要不是你用风信提醒我,我完全是跟不上你的速度啊。”
        “你这小子就爱说客套话~看我怎样收拾你~你这小子、这小子~”ZERO用右手的手肘关节卡住了星风雪雨的脖子,把他的头压低到自己的腰间,左手微握拳头在星风雪雨的太阳穴那里钻。
        “不要啦,ZERO~痛痛痛痛痛~”星风雪雨两手摆动着叫道。
        “你两个一走到一起就是胡闹。”GX慢步走过来。
        “噢~”ZERO望向GX,但手上还没停止对星风雪雨的“欺负”行为“是顶顶大名的天才魔法师GX呢~怎样??你也想来一发吗??我可不介意哦~”
        “装,你就继续装,我看你要装傻到什么时候。”GX藐视地说。
        “哎呀~”ZERO放开星风雪雨,右手叉腰,左手放在后脑勺那里,露齿笑着说“还是被我们的天才魔法师GX知道了呢~”
        “什么??在说什么??”星风雪雨一边按摩着被ZERO钻的太阳穴,一边不解地说。
        “刚才就是ZERO在沙尘里对我发射的冰箭术进行方向微调,不然不可能让那群蚯蚓命中了那么多的冰锥。”GX不情愿地解释道。
        “ZERO的速度已经可以快到对高速移动的冰锥进行轨迹修正了?!”星风雪雨吃惊地说道。
        “也不是啦~”ZERO把叉腰的手抬起来,摆了两下“平常只能做到让人看不见我的程度,要跟上GX的冰锥的速度,还需要小风你给我加个速呢~”
        “诶?!”星风雪雨继续吃惊“那么,刚刚那两个小包袱和毛巾都是ZERO你做的??”
        “哦~”ZERO双手叉腰,抬起头,得意地说道“对哦~还看到不错的‘风景’呢~那个估计能和一苇姐有的一拼~”这时ZERO露出了色色的表情。
        “这家伙又开始满脑子色迷迷了~小风你认识这没节操的家伙吗??”GX用左手掩着脸,低头沮丧地说道。
        “额呵呵~”星风雪雨一脸汗颜地说“ZERO还是和以前一样呢~看来只有泽子前辈才能治得了他。”
        “什么?!泽子姐?!哪里?!在哪里?!我怕怕哦!!”听到星风雪雨提到泽子这两个字,ZERO马上紧张起来,四处张望。
        星风雪雨和GX看见ZERO这个反应,两人相视一下,表示无语。
        “不过话说回来。”星风雪雨正经地说道“刚刚那群蚯蚓是怎么回事??看起来和平常的蚯蚓不一样呢”
        “哦~那个啊。”GX收起了对ZERO无语的表情,答道“那群蚯蚓所散发出来的魔气也和平常的不一样,ZERO,ZERO你这家伙给我收敛一下~在说正事呢”GX说了ZERO两句。
        “诶??什、什么??”ZERO回过神来,问道。
        “刚才那群蚯蚓,你近距离牵制的时候有没有感觉到什么??”
        “那群蚯蚓啊,的确是有感觉到些东西。”ZERO一本正经地说道。
        “感觉到什么??”GX追问道。
        “那就是……”ZERO一面深沉。
        “那就是……”看见ZERO一面深沉,GX和星风雪雨两人屏息静气地重复了ZERO的话。
        “那就是……特别的粗大!!”ZERO一脸淘气地说。
        嗒的一声,ZERO的头上着火了。
        “啊啊啊啊啊~~好热好热好热~别别别别~开玩笑的啦~”ZERO顿时到处乱跑,两手不断地拍打头上的火“要秃啦要秃啦要秃啦~”
        “那就给我说清楚啊!!!!!!你这个不分场合的家伙!!!!!!!”GX发火了,吼道。
        一番折腾后,ZERO泪眼汪汪地抱腿坐在沙上,星风雪雨对ZERO施予治愈术以治愈头上的火伤,GX则是一脸不想搭理的样子站着。
        “不过~”ZERO一改刚才嬉皮笑脸的态度,认真地说“我从那群蚯蚓那里感受到一股很重的怨念,和一般生物死时所留下的怨念是不一样的,那种怨念感觉让人深不见底。”
        听到ZERO的话,GX转过头来望向ZERO,从ZERO侧面所看见的眼神,ZERO这话是认真的。
        “那看到以后要小心一点,要不要向梦罗克公会报告??”星风雪雨担忧地问道。
        “报告这个就让我去吧,现在还没搞清楚原因,毫无根据的报告公会那边也不会当一回事,暂时以怪物凶暴化迹象报告好了,这样既不会动摇人心,也好让公会和冒险家都能留个心。”GX思考状地说道。
        “GX这个提议不错,我赞成。”星风雪雨表态道。
        “好的好的~就听GX大大的~”ZERO又变回那副嬉皮笑脸的态度。
        “那么回去吧,今天的收获也不错。”说着,GX从腰包掏出一颗蓝色魔法矿石,抛给星风雪雨“那拜托你了,小风”
        “噢~等一下等一下~”ZERO连忙站起来,消失了身影,过了两秒又出现了,这次拿着一个大包袱,然后从自己腰包里拿出两个中型包袱袋子,把大包袱里的东西分到两个中包袱里,然后拿给GX和星风雪雨,自己则是留着较少的一份。
        “你们先拿这些去换钱,我在这里再待会,看看会不会有类似刚才的情况出现,到时候在旅馆餐厅碰头吧~”
        “也好~见势头不对就要撤~”GX接受了ZERO的意见,拿起了其中一个包袱。
        “那ZERO你自己要小心哦,我们一会见。”
        “好啦好啦~放心就好~我肚子也挺饿的~”ZERO向星风雪雨摆了摆手道。
        听见ZERO的回复,星风雪雨就放心了,然后双手握着蓝色魔法矿石,开始祈祷咏唱。
        “天父奥丁麾下的女武神~请为饱经战火的战士打开一条归乡之路吧~传送之阵!!”
        话音一落,星风雪雨手中的蓝色魔法矿石消失了,而在星风雪雨面前则打开了一个传送门,从门里可以看见是连接着梦罗克。
        GX走到传送门前,回头对ZERO说:“那一会见咯。”然后就走进了传送门了。
        星风雪雨拿起包袱,向ZERO鞠了个躬,走进了传送门,随即,传送门消失了。
        ZERO笑着脸,挥着手地目送了星风雪雨和GX的离开,开始做起热身运动来。
        “1、2、3、4~2、2、3、4~好了~人都走了~是时候出来了吧~”ZERO对着空无一人的地方说着。
        突然地面震动起来,出现了一个巨大黑影。
        “WOW~这回运动量可真的够了~”ZERO面上露出兴奋的神情,把右手紧握在腰后那把特别造型的大马士革短剑的剑柄上,冲向了黑影。
将自己当成别人,将别人当成自己;
将自己当成自己,将别人当成别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樱花飞舞的季节    

GMT+8, 2018-7-16 03:12 , Processed in 0.281820 second(s), 32 queries .

本论坛源程序由 Discuz! X3.2 提供!

© 1997-2014 樱花飞舞的季节...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