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资源检索讨论区资料检索

樱花飞舞的季节

搜索
热搜: 下级生2 资源
查看: 1227|回复: 2

RO同人小说:闇之罪偿·新章——第一章:再会 下篇

[复制链接]

246

主题

1711

帖子

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
QQ
发表于 2016-8-10 17:20: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ERO 于 2016-8-10 17:33 编辑

    在梦罗克北面的商人露天商店区,一个剑士正站在一个商人的露天商店前等待着。
    “这是您委托修复的防具,连药水草药一共750 Zeny。”一个铁匠坐在小板凳上,从身旁的手推车里翻出一件盔甲,连同打包好的药水草药,递给面前的剑士。
    “真的这么便宜没问题??”剑士疑惑地接过东西,问道。
    “有什么问题吗??”铁匠不解问道。
    “没、没什么。只是之前我去找其他铁匠修复防具起价都已经是750 Zeny这个价位了,现在你防具连药水草药才750 Zeny,我觉得有点惊讶而已。虽然之前已经听说你这里价格特别便宜,但没想到真的会便宜到这个程度。”剑士收起药水草药,拿着盔甲端详了一下,解释道。
    “原来是这样,没关系的,我定期都会去妙勒尼的废弃矿场采集金属,省去了从其他商人购买金属的中间差价,所以价格就没有其他地方贵了。”铁匠明白缘由后,乐意地解释。
    “但这样其他铁匠不就不喜欢你了吗??”剑士继续问。
    “所以我一般都不会在铁匠集中的地方摆摊,而且修复维护装备这个服务一般都是只对老主顾提供的。”铁匠摊开双手说道。
    “那我这次真的是捡到便宜了。”剑士高兴地说道。
    “哈哈~哪里哪里~但请客人你可以帮我保守秘密。”铁匠右手放在嘴的左边,靠近剑士,小声地说道。
    “好好好~就当是交一个朋友~以后还会继续找你修复防具。”剑士连忙高兴答道。
    “那真的是承蒙你的关照了。”铁匠礼貌地鞠躬,回道。
    “噢~糟了~先不说了~”剑士看了看天,发现时间不早,慌张说道“钱在这里~你点一下吧~我还要和同伴会合呢~先走了~拿出预先准备好的钱,递给铁匠后,一边给铁匠挥手,一边离开了。
    “好的~您慢走~铁匠朝着剑士离开的方向,微笑着悠悠地挥着手,待剑士挥手完毕回头离开后,铁匠准备点算钱袋里钱的数目“嗯??那是…”
就在这时,商人露天商店区出现两个熟悉的身影,吸引了铁匠的注意。
    GX和星风雪雨把包袱里的东西卖掉后,来到了这几天GXZERO所暂住的旅馆。
    “噢~GX先生,您回来啦??”GX二人一进门,坐在登记处,双腿放在桌子上,慵懒地靠在椅上的旅馆老板就马上站起来叫道“这位服事先生没见过呢,是一起的吗??怎么不见ZERO先生??”
    “嗯~是一起的,他还有些事,房间能再加一个床位吧??”GX二人走到登记处,慢慢地答道。
    “哎呀~这可不行啊~旅馆老板为难地说“房间的架构都是规定好的~无故加一张床会让我们很难做的。”
    “那怎么办??GX,我还是单独开一个单人房吧。”星风雪雨见状,不想为难旅馆老板,跟GX说。
    GX面无表情,伸出右手拦在星风雪雨前,一张一合,手中变出了一个银币,弹给旅馆老板。
    “哎呀~GX先生真的太客气了,我马上去叫人办。”旅馆老板接过银币后,连忙恭敬地说。
    随后二人走向房间,边走边说。
    “抱歉,GX,让你破费了”星风雪雨一脸抱歉地说。
    “客气什么,难得我们能再见,而且这钱也是小风你应得的,别忘了刚刚那个想利用你捞一笔的无良商人。”GX摆了摆手,用朋友之间的说话方式说道。
    “虽然是这样,但还是很不好意思啊。”星风雪雨还是觉得不好意思。
    “果然教会出来的人都是这么的单纯善良啊~GX无奈地摊了摊手。
    “那个~一个披着斗篷,全身裹得严严实实,但唯独胸部露出细长乳沟的女性叫住了GX二人“刚刚多谢你们。”
    “嗯??”GX回头看了一眼,回道“哦~是刚刚那个女魔法师啊,有什么事吗??”
    “刚刚我用苍蝇翅膀瞬间移动到别的地方,跑回你们在的地方,看见你们的战斗,面对那种魔物,如果是我的话,估计会回不来梦罗克,不、能不能逃出它的索敌范围也难说。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还是很多谢你。”女魔法师恭敬地向GX鞠躬,星风雪雨看见女魔法师的身躯在颤抖着,估计是被刚刚那只凶猛的蚯蚓惊吓到而导致的。
    “你都看到了啊??”GX把头转回来,背对女魔法师说道“念在你是雪雷前辈的弟子,我给你一些忠告。”
    “是的,请说。”女魔法师直起身子,认真回道。
    “不要到处声扬今天所见到的事,忘记就最好。始终魔物为何会这样还是未知之数,我会向梦罗克公会报告,让他们留个心。”GX语气严肃地说。
    “是的,我明白了。”女魔法师认真点头回道。
    “另外~GX伸出手,用食指指着天花板的方向说“以后出门多带条毛巾~免得便宜了天花板上的那个家伙。”
    “天花板??”女魔法师不解地抬头看,只见有一个双眼红光,口里留着口水的漆黑身影倒趴在天花板看着她,女魔法师尖叫道“啊~~~~~~~!!怪物!!”
    “客人请你冷静,不要乱用魔法!!城镇里面是没有魔物的!!”闻声赶来的旅馆店员劝阻女魔法师因受惊而胡乱施放魔法的行为。
而GX和星风雪雨亦趁旅馆店员分散了女魔法师的注意力,迅速离开现场,进入了自己的房间。进房间后,星风雪雨一本正经地坐在椅子上,GX则是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泽子姐不在身边你这家伙就不知道收敛的啊~GX有气没力地对着窗户说。
    “遥远的东方有句古话叫做食色性也嘛~ZERO的身影随着声音出现,满脸坏笑道。
    “唉~看来要用风信通知泽子姐,叫她过来给你点教训你才知道错~GX抬起手,伸出食指和中指,按在耳朵前,闭眼说道。
    “哦~是嘛??”ZERO故作镇定,靠在窗户上,悠悠说道“那这个东西看来是不用给你看了哦~话毕,拿出一个小包袱,包袱看起来沉甸甸的。
    “看你这灰头土脸的,又捡了什么破玩意回来了??”GX睁开了一只眼瞄了一下,满不在乎的态度问道。
    “有狂暴化征兆的巨石怪的石心。”ZERO自信地回道。
    “什么?!”GX听到后猛一睁开双眼,从床上站起来,朝ZERO手中的东西奔去“快给我……”就在GX快拿到手的时候,ZERO闪开了。
    “哪有那么轻易就给你~ZERO得意地把包袱放在手指上,一边平衡一边说。
    “好了,我不用风信通知泽子姐了,快给我。”GX知道ZERO的目的,妥协了。
    “好好好~ZERO快步走到房间里的小桌子旁边,把小包袱放在上面,解开包袱口的绳结。
    一个飘散着微薄紫烟,散发着不详气息的巨石怪石心出现在GX众人面前。GX和星风雪雨靠上前,三人围着小桌子观察了一阵子。
    “这是……小风你怎么看??”GX咨询星风雪雨的看法。
    “虽然很微弱,但能感觉到一股黑暗的力量。”星风雪雨闭着双眼,伸出双手,手上发出微弱的光芒,在离开石心一段距离的位置感应着。
    “这就是我从蚯蚓那里感觉到的气息,只是蚯蚓那股气息是更加强烈。”ZERO一手叉腰,一手靠着小桌子上,看着GX说道。
    “嗯~这样啊……”GX拿起了石心,正想仔细端详“!!”
    突然石心的紫烟变浓,还包围着GXGX表情痛苦,石心好像粘在了他的手上,而且有融进GX身体的迹象。
    “GX!!”星风雪雨惊慌地叫道。
    “你这东西给我安分点!!”ZERO见状立马上前,一手捉着石心,一手捉着GX的手,强行将两者分开,然后向窗户扔了过去,并回头向星风雪雨叫道“小风!!用神圣之光净化它!!”
    “天父奥丁麾下的女武神~请用您神圣的光辉~净化我眼前的污秽之物吧!!神圣之光!!”一团光球从星风雪雨手中飞了出去,飞向被扔出窗外的石心,石心在神圣之光的冲击下粉碎了。
    ZERO左手抱着GX,看见GX面色惨白,手上的紫烟还没完全散去,而且全身颤抖着,头上还冒着冷汗,ZERO连忙把GX抱到床上,并吼道。
    “GX!!你没事吧!!喂!!GX!!小风!!快!!用圣水!!”
    星风雪雨连忙从腰包中拿出圣水,淋在GX那飘散着紫烟的手,并开始祈祷咏唱。
    “天父奥丁麾下的女武神~请您大发慈悲~让我眼前的人远离疾病痛苦吧!!治疗术!!”
    在圣水和治疗术的作用下,GX手上的紫烟逐渐散去了,面色也渐渐恢复过来,身体也不再颤抖了。星风雪雨见GX情况稳定下来,就去拿毛巾过来给GX擦一下头上的冷汗。
    “GX!!现在感觉如何??”星风雪雨忧心地问道。
    “嗯、嗯~好多了。谢啦,小风。”GX回过身来,看着星风雪雨,安慰道。
    “别客气,GX你刚刚被邪气入体,多休息一下。”听到GX的回复,星风雪雨放心了。
    “嗯~~你们先去吃饭吧,我现在有点混乱,等你们回来了再探讨吧。”为了不让二人太担心,GX说道。
    “那好吧~GX你先躺会儿,我们拿晚餐上来给你。”ZEROGX情况稳定了,站起来说。
    “有劳你们了。”GX礼貌地回道。
    随后,星风雪雨嘱咐了GX几句,就和ZERO离开房间,前往旅馆餐厅就餐,两人在路上都对刚才的情况进行探讨,但始终没有得出结论,估计要等GX自己整理好进行探讨才能得出结论。
    待ZERO和星风雪雨二人离开房间后,GX心里思量着:
    “刚刚是怎么回事,感觉体内的魔力被吸收了似的,而且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GX见想不出什么头绪,把食指和中指按在耳朵前,开始进行远距离风信通话。
    “喂??马力亚老师,是我,GX,今天遇到些事情,想问问你的意见……”


    就在GX与石心产生反应的时候,在一个漆黑而不知名的地方,出现了一个裸露着后背,只露出上半身身影的女性。
    “嗯??这个感觉是……终于等到你来了,亲爱的。”


    就在星风雪雨和ZERO前往旅馆餐厅吃饭的时候,旅馆店员前往GX的房间进行床铺的增设,而GX已经结束了风信通信,在专心整理刚刚风信中得到的情报。
    哐~~~响起了三下间歇均匀的敲门声。
    “请进。”GX回道。
    “GX我们回来了。”ZERO打开门,星风雪雨双手端着盛着GX的晚餐的餐盘走进房间说道“感觉怎样了??”
    “嗯,托你的福,比刚才好多了。”GX接过星风雪雨递过来的餐盘,微笑回道。
    “那就好,你也饿了~先吃晚饭吧。”星风雪雨听到GX的回复,安心下来,回道。
    ZERO把房间里的靠背椅拉了两张过来,一张给星风雪雨,星风雪雨端正地坐着;而ZERO则是椅背向前,双手放在椅背上,头趴在双手上。两人在GX吃晚饭的时候,说了一下他们刚刚离开房间后的讨论内容,GX则是边吃边听着。
    “嗯,你们的想法我都知道了。”GX喝完最后一口肉汤,擦擦嘴说道。
    星风雪雨起来从GX那里拿过餐盘,走向房门,打算把餐盘放在房门外好让旅馆店员回收。这时,ZERO接上GX的话,问道。
    “那GX你整理得如何??”
    “刚刚我和马力亚老师通过风信,她给了我一些情报,但目前还不是很确定,具体要等马力亚老师她去调查一下才能给我确切消息。”
    “那个老太婆啊~ZERO讥讽地说道“不会是年纪大了记性不好吧,好歹说她还是条狗。”
    “但是……”GX无视ZERO对自己尊敬的马力亚老师的讥讽,顿了一下,道“马力亚老师说这个应该和梦罗克的旧王有关。”
    “梦罗克的旧王??”星风雪雨放好餐盘回来坐在椅子上问道。
    “梦罗克的旧王最享负盛名的就是法老王、古埃及王和……”ZERO如数家珍般数着手指说道。
    “俄塞里斯”未等ZERO说完,GX就抢在前面说道“曾给梦罗克带来最繁荣时代的一位旧王,曾培育出葡萄和发明葡萄酒,死后成为地界主宰和死亡判官。”
    看见GX低头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星风雪雨和ZERO奇怪起来,两人对望了一下。GX继续说。
    “还是复活、降雨和植物之神。”听到这里,ZERO发现不妥,站起来走过去看看GX怎么了。
    “喂~GX~~ZERO叫唤了两声,但GX并没有回应,继续说道。
    “被称为丰饶之神。”ZERO弯下身看GX的脸,看见他双眼目光暗哑,毫无生气。
    ZERO见状双手立马捉着GX的双肩,摇晃了几下。星风雪雨见状连忙起身走到床边。
    “GX!!喂!!醒醒!!GX!!”ZERO边摇边叫道。
    “?!”在ZERO的摇动和叫唤下,GX回过神来,看见星风雪雨和ZERO二人神情担忧地看着自己。
    “GX,是不是身体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星风雪雨担忧地问道,正准备进行祈祷咏唱“可能是刚刚的邪气还没完全驱散,要不我再施展一次治疗术吧。”
    “嗯,好的,有劳小风你了。”
    随后,星风雪雨再对GX施展一次治疗术,以驱散GX体内的邪气,但貌似没有明显的作用。
    “谢谢你,小风。”GX微笑回道“可能是突如其来的事,身体有点反应不过来,估计睡一晚就好了。”
    “GX你真的没事??”星风雪雨还是很担忧。
    “嗯,没事。”GX头转向ZEROZERO,你明天还要回盗贼公会进行资格认证,今晚就早点休息吧。”
    “但GX你很不妥呢,叫人怎么能安心去睡。”ZERO双手交叉搭着在胸前,疑惑地说道。
    “真的没事,放心好了。”GX打起哈欠来“我也有点困了。”
    “那好吧。”ZERO和星风雪雨见GX这样说,也只好暂且作罢,让GX好好休息。
    随后,星风雪雨和ZEROGX平躺床上后,回到各自床上,收拾了一下自己的东西,就关灯休息了。


    “这是你以后的助手。”王座上的人介绍道,一个有着异国风情,衣着端庄的少女走进来,并向着自己鞠躬。
    “大人,这是你要的资料。”少女递过一份资料,内容简洁而详细。
    “才不是你所想的那样!!”少女眼有泪光,竭斯底里地说。
    “我永远都会在你身边~”少女小鸟依人般依偎在自己的怀里。
    “亲爱的!!我不会让你死的!!”雨水浇湿了少女的脸庞和身体,少女神情焦急而坚定地说着。


    “!!”GX从睡梦中惊醒,缓了一下,头转向ZERO和星风雪雨所在的床那边看去,看见ZERO还是一如既往的“豪放”睡姿,打着天雷滚滚的鼻鼾;而星风雪雨则是看起来和平常人一样仰睡着。
    “又是这个梦。”GX回过头,看着天花板,右手手背放在额头上“不过这次比以前更加清晰了,这是怎么回事??”
    想了一会,GX没想出什么头绪,就转过身,背向ZERO和星风雪雨,再次进入梦乡。而就在GX转身背向ZERO和星风雪雨的时候,ZERO睁开双眼,眼珠望向GX的方向,ZERO察觉GX刚刚醒来。随着听到GX平稳入睡的呼吸声,ZERO也再次闭上双眼睡去了。


    旭日初升,赐予万物活力的阳光撒在梦罗克上,唤醒了还在睡梦中的人,梦罗克南北商人摆摊区的人流逐渐多了起来。在梦罗克的东南西北四个大门处,开始聚集怀着不同目的的冒险者。
    “你确认没有看错??”一个女猎人问道。
    “肯定没错,我还看见他们的正面呢。”铁匠回道。
    “但也不代表ZERO也在吧??”猎人旁边的女牧师竖起食指戳着自己的脸庞,头微侧说道。
    “之后我打听了一下,ZERO也和他们在一起。”铁匠开始解释道“而且按照上次ZERO离开前所说的,这几天他是肯定要回来梦罗克的盗贼公会进行资格认证,所以ZERO肯定和他们在一起,所以我们只要在盗贼公会附近‘埋伏’就好了。”
    铁匠说完,用手指向了位于梦罗克西北方向,宏大的建筑物——金字塔。


    而就在铁匠、女猎人、女牧师谈话的时候,ZEROGX和星风雪雨三人已经离开了梦罗克,朝着金字塔进发了。
    “GX你现在感觉如何??”虽然早上起床的时候已经确认过,但星风雪雨还是担忧地问道。
    “嗯,没事。”GX边走边回道“如果不是ZERO的鼻鼾,昨晚应该会睡得不错。”
    “怪我咯~ZERO走在最后,双手背在脑后,含着甘露草,漫不经心地说。
    “肯定怪你咯,那鼻鼾声打得天雷滚滚的,睡姿也‘豪放’,好像告诉全旅馆的人你在睡觉似的。”
    星风雪雨听着GX的吐槽,不禁苦笑起来。
    “不过话说回来~GX望向星风雪雨“小风你也是厉害,ZERO那鼻鼾声竟然没吵醒你。”
    “额??”星风雪雨见GX忽然说自己,愣了一下“我真的没听到呢。”
    “哟~ZERO上前搂着星风雪雨的肩膀,呲牙地说“果然是好兄弟啊~
    “看来只有小风才能和ZERO你一起睡了。”GX无奈地摊了摊手。
    “哦~”随着ZERO的一声惊叹,三人停下了脚步“总算到了~
    三人抬头看着眼前巨大的建筑物——金字塔。
    “虽然之前已经来过,但还是感觉很宏伟啊。”星风雪雨发出了感叹。
    “那是肯定的~ZERO骄傲地说“始终这个是梦罗克的地标,也是梦罗克的象征之一。”
    “而且因为里面的迷宫结构,令到很多冒险者都望而却步,始终要是找不到路的话,估计就一辈子都在里面过了。”GX补充道。
    “所以你们要跟紧哦,要是跟丢了就赶快用风信通知。”ZERO走到前面,带领GX和星风雪雨二人进入金字塔。
    “真不知道为什么盗贼公会会在金字塔里面设立。”GX进入金字塔前无奈地抱怨了一下。
    在ZERO的带领下,星风雪雨和GX二人顺利穿越了金字塔一层的迷宫,虽然路上不时会有蝙蝠和波波利挡路,但波波利不会主动攻击,蝙蝠则在ZERO的牵制下,让GX和星风雪雨二人顺利通过。不消一会儿,三人就来到了位于金字塔一层的中央的盗贼公会入口。
    “进去之后你们就在门口等我吧,虽然盗贼公会不是不欢迎其他职业的冒险家,但始终不太好。”ZERO解释道。
    “嗯~我明白的。”星风雪雨认真回道。
    “好的好的,去吧去吧~GXZERO甩了甩手应道。
    随后三人进入了盗贼公会,ZERO脱离队伍,径直地走向走廊尽头的房间,星风雪雨和GX则在入口等ZERO
    趁着ZERO进行资格认证的空挡,GX和星风雪雨各自进行每日的必修课:GX是静坐冥想;星风雪雨则是正拳击出练习。
    就在星风雪雨正拳击出练习接近尾声的时候,GX慢慢的站了起来。星风雪雨见GX站了起来,并没有说话,以为GX是腿坐麻了,站起来活动活动,就没有理会,继续专注自己的日常练习。过了一会儿,GX一声不响地突然转身离开了盗贼公会,面对GX突如其来的行为,星风雪雨马上停止日常练习,但由于ZERO还未完成资格认证,星风雪雨也不会GX那种远距离风信通信,情急之下,在腰包中拿出炭笔在角落留下几个记号,就跟随GX的脚步,离开了盗贼公会。
    “GX~GX!!你要去哪??”星风雪雨跟随着GX之后,叫唤着。
    “……”但GX没有回应星风雪雨的话,继续走自己的路。
    星风雪雨见GX无回应,跑上前来到GX的前方,双手抓着GX的双肩,叫喊了几声。但GX还是没有回应,星风雪雨仔细一看,看见GX的眼神和昨天一样双眼目光暗哑,和昨天不一样的是,现在怎么叫唤都没有把GX叫醒。
    “?!啊!!”星风雪雨突然被弹开,一屁股坐在地上。
    GX没有理会被弹开的星风雪雨,继续走自己的路。
    星风雪雨和GX目前在金字塔上阶二层,刚好在中央水池附近,星风雪雨被弹开后,看见了水池,连忙从腰包里拿出空瓶,连爬带滚地跑向水池,把空瓶盛满,开始祈祷咏唱。
    “天父奥丁麾下的女武神,请您用神圣的力量,赐予我手中的水具有驱魔破邪的作用吧!!天使之泪!!”
    随即空瓶里的水发出耀眼的光芒,光芒稍瞬即逝,星风雪雨马上往回跑,追上GX。幸好GX行走速度不快,星风雪雨不一会就追上了GX,星风雪雨马上把圣水泼向GX,当圣水泼出去后,星风雪雨正准备祈祷咏唱之际,眼前所发生的事,让星风雪雨停止了进行祈祷咏唱——就在圣水快要浇到GX的时候,在离GX不到10CM的地方,圣水突然离奇蒸发了。
    星风雪雨心想:怎么会这样,刚制造出来的圣水的力量是最强的,比起腰包里用来的备用的圣水要强上十数倍,而在这个室内密封的空间里,圣水竟然离奇蒸发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就在星风雪雨思考圣水离奇蒸发的问题的时候,GX依然没有停下脚步,渐渐走远了。待星风雪雨回过神来,GX的身影刚好消失在通往金字塔上阶三层的楼梯前。在目前这个状况下,星风雪雨目前能走的就是跟在GX身后,确保他安全,除了做好随时脱离迷宫的准备,就是希望ZERO能注意到自己留下的记号,及时赶到。
    星风雪雨从腰包里拿出一块蓝色魔力矿石和一块蝴蝶翅膀,放到自己左右两边的衣兜里,做好最好和最坏的打算的准备后,走上了通往金字塔上阶三层的楼梯。
    来到金字塔上阶三层,除了和一层二层不一样的空旷空间外,星风雪雨被另一件事情撼动了——原来生人勿近的木乃伊,现在低头跪在道路的两旁;而凶猛迅速的黑狐,则是跟随在GX的身旁;而GX则是缓缓地走在路中央,感觉就好像是仆人迎接主人归来一样。星风雪雨愣了一下,回过神来,战战兢兢地跟了上去,而随着GX和星风雪雨的移动,原来站在两旁的木乃伊站起来,跟在后面。就在星风雪雨快到GX身边的时候,跟随着GX的那群黑狐,有几只停下了脚步,回过头走向星风雪雨,星风雪雨见状马上停下脚步,手插进放着蝴蝶翅膀的衣兜里,黑狐的速度对圣职者来说可以说是致命的,虽然这样做可能会弃GX不顾,但如果连自保都做不到,就更别谈如何救GX
    黑狐来到星风雪雨前,围着星风雪雨转,一边转一边闻着星风雪雨的气味。黑狐突然停下来,头朝向GX的方向,耸了耸耳朵,离开了星风雪雨,回到跟随GX的黑狐群中。星风雪雨看见黑狐离开,悬着的心也稳下来了。但为免再次引起黑狐的注意,星风雪雨跟GX保持着一段距离。走了一段路,GX来到了前往金字塔上阶顶层——俄赛里斯棺木所在的楼层的楼梯前面,头也没回,径直走上了楼梯,而原来跟在GX身后的黑狐群,有几只跟随GX一同前往金字塔上阶顶层了,而余下的则是分开两边,端正地坐好。面对身后成群的木乃伊,眼前似作欢迎,但疑似陷阱的处境,星风雪雨只好硬着头皮,走上了通往金字塔上阶顶层的楼梯。
    走了一段颇长的楼梯,星风雪雨来到了金字塔上阶顶层。相比上阶三层的平地结构,顶层的地板是向着中央凹陷的地形,而在楼层的中央有一个和二阶一样的水池,但唯一不同的是,水池上悬浮着一副棺木。星风雪雨四处张望寻找GX的身影,看见GX正往水池的方向走去,而跟随GX的黑狐则不见了,星风雪雨正欲走上前,突然感觉身后有东西,回头一看,原来跟随着GX的黑狐端正地坐在了楼梯的门口,看来是不能原路返回了。
星风雪雨见无路可退,就只好全力专注将GX唤醒然后用传送之阵离开这里,如若无法唤醒则必须将在确保GX安全的情况下离开金字塔,待与ZERO汇合后再商量如何救GX
    星风雪雨用双手拍了拍自己的脸庞,把双手握拳收到腰间,猛一抬头大喊一声:“押忍!!”然后跑向GX
    就在星风雪雨来到GX身边的时候,GX也来到了中央水池的旁边,星风雪雨一手搭在GX肩膀并把GX转过身来。
    “GX!!”星风雪雨喊了一声。
    “?!”GX的目光恢复光彩,看见星风雪雨担忧的神情,问道“怎么了,小风??”
    话毕,GX察觉到自己不在盗贼公会内,马上警觉起来。
    “小风,我们不是应该在盗贼公会吗??这是哪里??”
    “GX你一点记忆也没有??”听到GX的疑问,星风雪雨反问道。
    “……没有。”GX把右手微握成拳,放在嘴上,回忆了一下,回答道。
    星风雪雨拿开搭在GX肩膀上的手,简短地复述了刚刚所发生的事情给GX听。
    “叫我没有回应、圣水离奇蒸发、魔物整齐的站位……”听完星风雪雨的话,GX再次陷入了沉思。
    “怎样??有头绪吗??”星风雪雨追问道。
    “应该是……”正当GX要说出自己的想法时,突然响起了一个陌生而神秘的女性声音。
    “是我把你召唤过来的。”神秘的声音用柔弱而温柔的声线诉说着。
    星风雪雨和GX四处张望,想探查声音的来源。突然在GX身后的水池传来了有东西在动声音。GX猛一回头,看见水池的中央有东西向自己游过来。随着水中游动的东西逐渐接近,面对未知事物的GX和星风雪雨,下意识地警戒起来,后退了几步。
    “请不要惊慌。”可能是因为GX和星风雪雨的警戒行为,神秘的声音焦急地说,生怕二人会害怕自己,然后用回柔弱的声线说道:“我没有恶意。”
    听到神秘的声音如此说,GX和星风雪雨停下了后退的脚步,但还是没有放松警惕。
    水中的东西渐渐露出身影:一头暗紫色头发,看似是波波头发型,但头发是垂直的,头发的长度刚到下颚;一双瑞凤眼,妩媚但却温柔,而眼中所映照出来的光彩,让人感到散发着睿智的气息;上半身则是裸露着,胸前的玉兔毫无防避地展示出来,通过光在水上的反射可以看到有一层薄薄的鳞片覆盖着,所以看不见胸前的隐私部位,纵虽如此,受过礼仪之交的GX和星风雪雨都红着脸侧过头来,不敢直视,而身躯的主人也下意识地用双手遮住了双峰;而下半身的出现,让GX和星风雪雨都异常震惊——下半身竟然是蛇身。
    这个人身蛇尾的物种离开了水池,“站”在水池旁边,原来湿润的头发一下子就干了。双手搭在臂膀上,低头侧着脸,脸上挂着阴霾的表情,在水光的映衬下,是显得多么的惹人怜爱、楚楚动人。
    “伊、西、丝……!!”看着眼前陌生的身影,GX的头一阵阵痛,右手扶着头,脑内闪过无数画面,口里断断续续地吐出了三个字,然后GX马上抬头追问道“伊西丝!!是妳吗??伊西丝!!”
    “嗯!!”听到GX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伊西丝抬头望向GX,激动得满眼泪光,左手托着双峰,右手被夹在玉兔之间,右手微握拳头,放在锁骨中间,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尽,有的尽是喜悦之情“是的,亲爱的~
    正当伊西丝激动得想扑向GX时,整个金字塔突然震动起来。
    “怎么回事?!”星风雪雨惊慌地说道。
    星风雪雨、GX和伊西丝抬头观察四周,伊西丝突然意识到什么,回头望向水池上悬浮的棺木。只见棺木冒出淡淡的紫气。GX察觉伊西丝的动作,跟随伊西丝所看的方向望去,看见那棺木所冒出的紫气,和昨天想和自己融合的石心所散发出来的紫气是一样的。棺木缓缓下降,降到离水池水面距离10CM的地方,仰面30度斜直立起来,把棺板的一面朝向GX等人,从棺木里传出一把低沉而压抑的声线。
    “大~~~民,竟~~~~~~王,并~~~~~~~~~物,简~~~肆!!”
话毕,守在楼梯的黑狐耸了耸耳朵,朝水池望去。而棺木的棺板从中央向两面打开,随着棺木的打开,棺木所冒出的紫烟更大量地飘散出来,蔓延到整个水池表面。但由于棺木位于水池中央,GX等人无法看清棺木内有什么东西。
    “你已经不再是王了!!俄赛里斯!!”伊西丝愤慨地说。
    “闭~嘴!!”棺木里的声音继续说道“伊~西~丝!!妳~~~~~~~~~~妾!!现~~~~~~~王,简~~~~~喻!!”
    “你早就不属于这个世界!!”
    “简~~~肆!!”一只缠着暗紫色绷带的右手从棺木里伸出,捉着棺木边,借力拉起了手所连接的本体——一具全身缠着暗紫色绷带,头上戴着皇冠,但头低着的木乃伊,而它,就是曾经让梦罗克一度繁荣昌盛的旧王之一——俄赛里斯。俄赛里斯举起左手,在蔓延着紫烟的水池里冒出了很多原本应该在金字塔上阶三层的木乃伊,而原来端坐在楼梯门口的黑狐都站起来,压低了上半身,露出了尖锐的牙齿“纵~使~~~~~~~爱,但~~~~~~~道,孤~~~~~~~刑!!”
    话音一落,俄赛里斯抬起了头,从脸部的绷带缝隙中闪起了一点不详的红光,并把高举的左手向GX众人一挥。顿时,水池上的木乃伊和在楼梯门口的黑狐向GX众人冲去。
    面对前有来势汹汹的木乃伊,后有凶猛迅速的黑狐的夹击,GX众人就如俎上之肉,任人宰割,就在千钧一发之际,GX右手伸出食指和中指,右手前臂向上一提,淡然地说了一声。
    “火焰城墙!!”顿时,四道火墙把GX众人围了起来,将黑狐和木乃伊阻隔在外面。原来在俄赛里斯高举左手的时候,GX已经预料到对方下一步的行动,开始细声地咏唱魔法。
    “愚~~~知!!”只见俄赛里斯像GX一样,将伸出左手的食指和中指,指尖转向上。
    “!!”在GX众人的脚下的地板变成了泥沼地,而且还伸出数只木乃伊的手将GX和星风雪雨的脚捉住往下拉,而伊西丝则是被压紧下半身,无法动弹。
    “很~,~~~~~~~~~~~~~~~~~~~~民。”俄赛里斯双手交叉在胸前,悬浮起来,向GX众人所在的地方飘过去。当俄赛里斯来到水池边缘时,在火墙外骚动的木乃伊和黑狐安静了下来。在俄赛里斯的脚完全接触地板的时候,以它为中心,吹出一阵黑风,将GX所架起的火墙瞬间摧毁。
    火墙的消失,GX略感意外,虽然GX预料到火墙不能维持太久,但没想到会如此不堪一击。不过这并不影响GX下一步的行动。此时GX和星风雪雨的下半身已经淹没在泥沼里了,而GX把双手自然向下滑落,淹埋在泥沼里,口中细声地念念有词。
    “看~~~~~~~~~~了,但~~~~~~~~~~了。”
    “是吗??”GX自信地说“我可不这么认为。”
    “嗯??”此刻俄赛里斯对GX莫名的自信发言感到不解,下一刻,GX众人就消失在自己眼前“?!”
    原来不是GX众人消失了,而是俄赛里斯被击飞到空中。俄赛里斯对自己被突然击飞感到不解,低头看着地面,发现了击飞的原因:星风雪雨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俄赛里斯的下方,然后以一记升龙拳,在加速术的加持下,快速地命中俄赛里斯的下巴,并把它整个打飞到空中。就在俄赛里斯还在搞清楚自己是如何被击飞时,GX拔出掩埋在泥沼里的右手,伸出食指和拇指,呈手枪状,对着还在空中的俄赛里斯,说了一声“圣灵召唤~bang!!”
    随即从GX身后飞出五道光球,向俄赛里斯飞去。五道光球完全命中了俄赛里斯,把俄赛里斯打回悬浮在水池上的棺木中。而俄赛里斯所施展的泥沼术也解除,GX众人摆脱了泥沼的束缚。眼看俄赛里斯被打回到棺木里,围在GX众人周围的黑狐和木乃伊发出哀嚎,并冲向GX众人。但GX和星风雪雨却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行动,而刚挣脱了拘束的伊西丝神情紧张起来。
    突然唰的一声,围着GX众人的木乃伊和黑狐被弹开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刹停了脚步,出现在GX旁边。
    “ZERO!!”星风雪雨见到ZERO及时赶到,高兴叫道。
    “哟~这么多“人”啊~是开派对吗??怎么不叫上我??”ZERO拉下三角围巾,环视四周开玩笑地说道。
    “有够慢的。”GX拍了拍ZERO出现时落在自己身上的灰尘。
    “哎呀~别这样说嘛~GX大大~ZERO装可怜地对GX说,然后发现了在GX附近的伊西丝,唰地一声来到伊西丝旁边,右手搭着伊西丝的右肩,轻佻地说道:“哟~这位美女,能赏脸喝一杯吗??”
    “有什么话等出去了再……!!”GX还没把话说完,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眼前,正要攻击GX
    “!!GX!!”ZERO也察觉到黑影的出现,冲向GX
    “能量外套!!”GX及时释放能量外套保护自己,但还是瞬间被黑影打飞,而ZERO见状正要攻击黑影,但黑影用比ZERO更快的速度来到ZERO的眼前。
    “太~~了!!”低沉而压抑的声线话音一落,ZERO就被黑影打飞了。
    “ZERO!!GX!!”星风雪雨见二人被相继打飞,正准备祈祷咏唱释放治愈术,但黑影已经来到星风雪雨面前。
    “以~~~牙!!”黑影弯腰一记左直拳,击中星风雪雨的小腹,快而狠的攻击让星风雪雨条件反射地双手掩着小腹,弯下腰来。但黑影的攻击还没完结,顺着星风雪雨弯腰之势,右手一记上钩升龙拳打在星风雪雨的下巴,把星风雪雨整个人打到空中。
随着三人向着不同方向被打飞,伊西丝心急如焚,正想做点什么的时候,黑影来到她面前:因为GX刚才的魔法攻击,原来缠在俄赛里斯身上的紫色绷带显得有点凌乱松散,而透过松散的绷带,看到里面干枯黝黑的皮肤,而嘴里只剩下几颗残缺零落的牙齿,身上散发着一股腐臭的味道,而最渗人的是那双原来应该是空洞的眼眶里,有着一颗散发着怨恨和不祥的红色眼珠,伊西丝被眼前的俄赛里斯吓到了,后退了几步。
    “伊~西~丝,你~~~~~~~点!!”
    “不、不~你不是我爱的人,你眼中现在只有怨恨。”伊西丝喃喃自语地说着。
    “闭~嘴!!”俄赛里斯单手掐住伊西丝的脖子。
    伊西丝拼命地挣扎敲打着俄赛里斯掐住自己脖子的手。
    “对~哦,那~~~~~~~~~~~~~世。”俄赛里斯说到这里,伊西丝一惊,更加拼命地挣扎。
    随即,俄赛里斯放开了伊西丝,走向GX,两具木乃伊将GX抬起来。GX在俄赛里斯刚才的攻击时及时使用能量外套来减轻攻击所带来的伤害,但由于冲击太大,令到GX的身体暂时无法动弹。
    “只~~~~~~~~~~~~~上,我~~~~~~~~~了。”说着,俄赛里斯用手在自己嘴上划了一下,GX的嘴就像被缝起来一样无法张合,然后把头上皇冠的宝石卸下来,准备将宝石插进GX的胸膛中。
    “去吧!!玛玛哈哈!!”一把犹如自然清流的成熟女性声线响起,随之是听到一声鹰鸣,一只猎鹰俯冲冲向俄赛里斯,打掉了俄赛里斯手上的宝石。
    “二重二连矢!!”四发银箭射到了抬起GX的两具木乃伊头上,随即应声倒下。
    “什~~人??……!!”正当俄赛里斯要转身寻找银箭主人的时候,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十字圣痕。
    “圣武女神,驱魔破邪,斩妖除魔!!圣十字驱魔攻击!!”只见一个穿着靛蓝色修女服的女牧师站在远处,用一把慈爱万千的娇柔声线坚毅地叫道。
    话音一落,十字圣痕发出强光,散发着强烈的神圣力量。
    “啊~~~~~~~~~~~!!”俄赛里斯在强烈的神圣力量的冲击下发出如雷声般大的惨叫声“大~~~民!!竟~~~~~上!!”话毕,俄赛里斯强忍神圣力量对自己造成冲击,慢慢举起左手,刚刚被ZERO出现弹开的木乃伊和黑狐重新站了起来。俄赛里斯左手一挥,木乃伊和黑狐悉数冲向女牧师。
    “撼动天地!!大地之击!!”一个铁匠从女牧师身后跳了出来,手上拿着一把双手斧,在空中前空翻旋转720度,用双手斧的斧背打在地板上,造成整个金字塔剧烈震动着,令到所有站在地面上的东西都无法行动。
    而女牧师在铁匠的双手斧打在地上之前,轻盈地跳向铁匠,利用铁匠的肩膀作为踏板,跳到空中,开始祈祷咏唱。
    “圣武女神,仁义慈爱,救死扶伤,恩泽万物!!光耀之堂!!”女牧师闭眼张开双手,背后犹如展开一对天使的翅膀一般,悬浮在空中。随即整个金字塔上阶顶层的地板发出慈爱的绿光,包括伊西丝和黑狐在内,GX众人在光耀之堂的效果恢复了伤势。而俄赛里斯和木乃伊这类不死类魔物,则继续“享受”着这神圣的“恩赐”,而不少木乃伊在神圣的“恩赐”中倒下。
    “泽、泽子姐、C~”恢复速度最快的ZERO撑起身体,说出了女牧师和铁匠的名字。
    GX听到ZERO的话,好像意识到什么似的,四处张望,猛一抬头,看见一个女猎人吊在一只翅膀长开有三米长的猎鹰的爪上,单手拿着十字连射弓,瞄准俄赛里斯。
    被连番压制的俄赛里斯仰天发出暴怒的吼叫,随着俄赛里斯的吼叫,俄赛里斯身体喷出大量的紫烟,笼罩着自己。
    “!!”看着被紫烟包裹的俄赛里斯,ZERO突然察觉到什么似的,连忙向泽子叫道“全员撤退!!快!!”
    听到ZERO的指令,刚从空中落到地上的泽子马上拿出预先准备好的蓝色魔力矿石,转过身抛到空中。
    “圣武女神~凯旋回归~约束之地!!传送之阵!!”泽子双手十指紧扣低头闭眼祈祷,后而张开双手,蓝色魔力矿石落在从泽子双手食指和拇指连接形成的空洞看到的地面上,继而发出光芒,随着泽子张开双臂,蓝色魔力矿石化作传送之阵。
    C君在听到ZERO的指令后,收起手中的双手斧,把手推车推在前面,冲向星风雪雨,把挡在路上的魔物撞开,一边冲一边叫道。
    “开水啊~让开啊~!!”
    GX则跑到伊西丝身边,由于被俄赛里斯封住了嘴,嘴里发出支支吾吾的声音,拉着伊西丝的手,示意伊西丝跟他一起走。
    “嗯~~”伊西丝缓缓地摇了摇头,用纤细而柔弱的手指在GX的嘴上划了一下,说道“只要俄赛里斯没被消灭,我哪都去不了。我要是跟亲爱的一同离开,会让梦罗克引起骚动的,俄赛里斯是不会放过任何生灵的。虽然我已经帮你解除了它对亲爱的所施展的沉默术,但俄赛里斯的魔力太强,需要一段时间才能起效。”
    在伊西丝的轻柔一划后,GX的嘴虽然能够张合,但还是不能说话,眼神充满了迷茫。
    “快走吧,亲爱的。”伊西丝眼含泪光,双手放在GX的脸腮,仔细而不舍地看着GX的脸庞。
    “?!”GX突然失去知觉,晕倒下来。ZERO扛住了将要倒下的GX,沉静地看着伊西丝,眼神好像在跟伊西丝说着什么似的。
    “嗯~”伊西丝轻声地应了一声。ZERO就扛着GX朝传送之阵跑去。
    此时C君也将刚恢复体力的星风雪雨载在手推车上往传送之阵推去。
    ZEROGX、星风雪雨、C君相继进入了传送之阵,而吊在猎鹰爪上的女猎人也降到地上,猎鹰停在女猎人的双肩上,走向传送之阵。女猎人进入传送之阵之前,回头看了看伊西丝。伊西丝微笑地看着女猎人,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女猎人把头转回来,走进传送之阵。
    待女猎人进入传送之阵后,泽子礼貌地向伊西丝鞠躬,两人双视微笑,然后泽子走进了传送之阵,而传送之阵亦随之消失。
    “我会等你的,亲爱的。”看着消失的传送之阵,伊西丝的神情有些许落魄,但眼中是充满对未来的憧憬。接着,伊西丝望向被紫烟笼罩的俄赛里斯,紫烟的面积越来越大,里面不时传出俄赛里斯的吼叫。
    “我不会再让你肆意妄为了!!我曾经的挚爱!!梦罗克的旧王——俄赛里斯!!”话毕,伊西丝双手前臂高叉,张开手掌,高举过头,扭动着蛇腰,嘴里开始念着古文咒语。
    随即,在俄赛里斯的周围,出现了一个半透明、暗紫色的立方体,将紫烟罩着,并慢慢缩小,将紫烟往俄赛里斯所在的方向压缩。


    在梦罗克一个不起眼的角落。
    “呼~总算安全了~ZERO松了口气,把肩上的GX放下说道。
    “刚刚真是千钧一发呢~C君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
    “C君!!你怎么会在这里??”刚脱离危险,星风雪雨就开始追问道。
    然后C君解释昨天在商人摆摊区看见星风雪雨和GX,还有后来打探的事情。
    “ZERO~~~!!”泽子毫无声色地从ZERO后面一把抱住。
    “啊啊啊啊啊!!泽、泽子姐!!”平常嬉皮笑脸,老不正经的ZERO慌张起来。
    “人家好想你啊~”泽子用脸蹭着ZERO的脸,并用手抚摸着ZERO的头发。
    “泽、泽子姐~别、别这样~ZERO脸红着想挣脱,但无奈是无法挣脱。
    女猎人轻抚猎鹰的头,在猎鹰耳边轻声说了几句,就把猎鹰放飞到天空中。女猎人收好十字连射弓,叉着腰,一脸无奈地看着这群完全不像刚刚脱离危险,瞎闹腾的人们。
    此时,GX醒来,缓缓地站了起来,低头不语。而女猎人也看到GX站起来了,走过去想安慰GX。就在手快要碰到GX的肩膀时,GX右手握拳一拳打在身后的墙上。
    “可恶!!”GX吼道。因为GX的行为,众人都静了下来。
    “又是这样!!”GX低沉地说着“为什么我总是如此无力!!现在是这样!!当年也是这样!!”
    啪的一声,GX感到脸颊一热。女猎人一个耳光将GX打到有点站不住脚,重心偏移地移动了几步。
    ZERO见状,向其他人打眼色,先行离开。
    待ZERO等人离开后,在场只剩下GX和女猎人二人。女猎人一把将GX搂都怀中,GX埋在女猎人胸前的双峰中,温柔轻声地问道。
    “对不起~怎样??冷静下来了吗??”
    “……哇~~~~!!”GX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大哭起来。
    “嗯~没事没事~哭完就没事了。”女猎人轻抚GX的头,安慰道。
    过了一回,GX宣泄完自己的负面情感,抽着红红的鼻子,推开了女猎人,面红着说道。
    “对、对不起,一、一苇姐,我又、又犯老、老毛病了。”
    “没事没事,我明白的。”一苇温柔地应道。
    “走、走吧,大家在等我们呢。”GX抿了抿鼻子,说道。
    随后,GX和一苇二人,回到旅馆,与ZERO一行人汇合,计划如何消灭俄赛里斯并救出伊西丝。


    而在金字塔顶层,伊西丝还在努力压制着俄赛里斯。
    “?!”一个黑影突然出现在伊西丝背后,用手刀砍向伊西丝的后颈位置,令伊西丝失去知觉倒下。而伊西丝的魔法亦随着伊西丝失去知觉而消失了,紫烟再次舒展开来。
    “这样~游戏才好玩的嘛~”黑影用阴阳怪气的声线说着。
    而原来被一苇的猎鹰打掉的红宝石,被紫烟吸了进去,紫烟的内部发生剧烈的变化。
将自己当成别人,将别人当成自己;
将自己当成自己,将别人当成别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樱花飞舞的季节    

GMT+8, 2018-7-16 03:13 , Processed in 0.312867 second(s), 30 queries .

本论坛源程序由 Discuz! X3.2 提供!

© 1997-2014 樱花飞舞的季节...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