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资源检索讨论区资料检索

樱花飞舞的季节

搜索
热搜: 下级生2 资源
查看: 870|回复: 0

RO同人小说:闇之罪偿·新章——第二章:试炼 上篇

[复制链接]

246

主题

1711

帖子

2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2
QQ
发表于 2016-9-3 11:33: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ZERO 于 2016-9-3 11:40 编辑


    在ZEROGX和星风雪雨之前所下榻的旅馆的餐厅里。
    “唔!!唔呜!!”ZERO满嘴塞满了食物,发出支吾的话语。
    “来来来,多吃点。”樱雨泽子微笑着一个劲地往ZERO口中塞食物。
    “唔呜!!唔呜呜!!”ZERO手脚乱动,但无奈被绑在椅子上,无法挣脱。
    “看你瘦得,我不在的时候肯定没有好好吃饭了,真是不听话。”樱雨泽子生闷气地道。
    “呜唔呜!!呜~~~~~~!!”ZERO被食物塞得喘不过气来,发出悲鸣后,晕过去了。
    此情此景,星风雪雨和C君只能苦笑地看着ZERO被樱雨泽子塞得满嘴都是食物。此时GX和一苇所如走进了旅馆餐厅,C君看见立马举起手挥动让GX二人看见自己的位置。
    只见GX的斗篷披在了一苇所如的身上,待GX坐下来,C君和星风雪雨都留意到GX那布满血丝的双眼,大概猜到在他们离开后发生过什么事,便没有特意追问。
    GX看见ZERO因为在樱雨泽子不停的喂食下,弄得面色苍白,整个人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手脚不时抽搐几下,无奈地说道。
    “泽子姐,别喂了,ZERO他快窒息了。”
    “嗯??哎呀~真是的~ZERO你不要吃得那么急嘛~还有很多哦~”樱雨泽子现在才发现ZERO晕过去了,用教导的语气说着。
    樱雨泽子停止了对ZERO的投食,ZERO稍微缓过气来。
    “泽子,陪我上去换套衣服吧。”一苇所如说道。
    “嗯~好的~ZERO你要吃饭哦~不然我可不放过你哦。”临行前樱雨泽子还不忘督促ZERO
    ZERO有气无力地摆了摆手,然后示意C君和星风雪雨帮他松绑。待C君和星风雪雨给ZERO松绑后,ZERO左手按在大腿上,右手前臂放在桌上,头低着喘着气说。
    “我还以为我死定了~
    随后,樱雨泽子陪一苇所如回房间更换衣物,没多久就回来了。众人进餐过后,开始进入正题。
    “说吧~GX~相信你要不少东西就跟我们交代。”ZERO双手抱在后脑,身体向后靠,把椅子的前脚升起,微妙地保持着平衡地说道。
    “既然ZERO你都这么说了,那我开始了。”面对ZERO的开门见山,GX也没有避违,开始诉说他前世的记忆。


    距离现在大概500年前,梦罗克经历与魔物战斗的战火洗礼后,举目所至,都是一片颓门败瓦,大部分男性都在战斗中奔赴前线,回来的只有小数,城市里剩下的都是老弱妇孺,要靠这点人口来复兴梦罗克可是异常困难,这令到当时统治梦罗克的王相当头疼。适逢,在王的子嗣中,有一位异常聪明而且仁慈的王子,而他,就是俄赛里斯,也就是GX的前世。
    战争过后,国库空缺,无论是维修巩固城墙,还是安抚民心都是力不从心的。而俄赛里斯则向王提出建议,让王率领王族以及近卫军,起带头作用,与民同住同眠,同衣同食,并释放奴隶,一来可以安抚民心,二来可以将劳动力最大化。
王听到这个建议的时候,心想有一定的可行性,可是王族中有不少好逸恶劳之人提出异议,在彰显自己身份尊贵同时藐视奴隶,拒绝和平民同住同眠,同衣同食。
    为此,俄赛里斯身体力行,脱下华丽的服饰,到城里与平民一起生活,并带领民众恢复城市。
    有一天,其中一个对俄赛里斯建议提出异议的王族,带同他的子女,打算去挖苦俄赛里斯。
    面对讥讽嘲笑,俄赛里斯没有理会,王族见俄赛里斯毫无反应,恼羞成怒,趁周围没人的时候,想给俄赛里斯一点苦头,但不巧,王族的行为令到用来抵挡修缮城墙用的石头的木桩折断,连同自己两名子女掩埋在石头里,俄赛里斯见状马上叫人一起把石头搬开把人救出来,王族的儿女因为不在石头堆的中央位置,所以很快就救出来了,但王族因为在石头堆中,被砸成稀巴烂,这算是恶人有恶报吧。
    而在第二天,原来被砸得稀巴烂的王族却奇迹地复活了。王族的女儿学识渊博,猜到自己父亲为何会复活,但固中原因却不懂,就去找俄赛里斯。
    “我父亲如此对你,你为何要用永恒戒指将他复活,好不容易少一个敌人,为什么??”
    “因为……人性本善,我相信你的父亲也只是想让他的儿女过上好日子而对我的建议提出异议,这是出于父母替孩子着想的一片苦心,而我也秉承着父王对我的教导——爱民如子,不管一个王再怎么贤明,没有子民的拥护,都只是子虚乌有而已。”
    王族的女儿被俄赛里斯这番话打动了,她知道,她眼前的这个人,以后将会成为一位体恤民情的贤王。
    几天过后,俄赛里斯被王召见,王告诉俄赛里斯,之前刁难他的那个王族,现在四处游说其他王族一同跟随俄赛里斯,与民同住同眠,同衣同食,合力把梦罗克修缮。俄赛里斯听到后,无比兴奋,自己的行动终于打动了王族。王接着说,由于以后的工作量会相当大,给他安排了一个随从秘书,此时王族的女儿走进来,一身整洁的宫廷人员服饰,向王行叩拜礼。王说,她就是俄赛里斯的随从秘书——伊西丝。
    伊西丝的出现让俄赛里斯略感惊讶,但很快就恢复过来,友好地伸出手,微笑地跟伊西丝说:
    “那以后请多多指教。”
    接下来,在俄赛里斯的带领下,加快了梦罗克的修缮进度,王族与平民的关系得到了缓解,而奴隶的释放让更多的人拥护王,短短几年,梦罗克的人口已经恢复到接近战前时期的水平,梦罗克的修缮工作也从俄赛里斯手中交到其他人手中继续进行,而俄赛里斯则是去负责另一项工作:恢复梦罗克的对外经济。
    一次偶然的机会,俄赛里斯从来梦罗克经商的行商人那里得到了一些不知名的种子,行商人说这些种子他自己也不清楚能种出什么,因为他曾经给其他城市的人分发了一些,但最后都是没种出来。
    俄赛里斯感觉这些种子是恢复梦罗克经济的关键,就开始悉心培育,但经过多次培育,都没有显著成效。有一次伊西丝来报告修缮进度的时候看见俄赛里斯正在进行培育,旁边的桌上放着一些种子,伊西丝偷偷地拿了一些回去调查,最后查到了这些是葡萄的种子,伊西丝整理好培育的方法,夹在修缮进度的报告书里,交给俄赛里斯。
    俄赛里斯看过伊西丝提供的培育方法后,对伊西丝产生了一些想法,但因为目前复兴梦罗克为首要事项,所以收起了儿女私情。随后,俄赛里斯成功培育葡萄后,进行品种改良,让葡萄变得更加容易培育,并把种子交到农民手中,农民辛勤的汗水使得葡萄在梦罗克“开花结果”。梦罗克大量出口葡萄,从而令到对外经济得以复苏,之后俄赛里斯在伊西丝的协助下,酿造出葡萄酒,使到梦罗克的经济突飞,迎来梦罗克再一次的辉煌鼎盛。
    但人越高,影就越长,眼红俄赛里斯的人大有人在,首当其冲的就是伊西丝的弟弟——赛特。看着俄赛里斯的人望越来越高,而自己的姐姐也屡屡帮助俄赛里斯,赛特巴不得将俄赛里斯五马分尸。赛特悄悄地托人在城里散播谣言,中伤俄赛里斯,说俄赛里斯想利用自己的身份和权力谋朝篡位。一开始人民听到谣言还信以为真,但仔细想想,俄赛里斯平时平易近人,仁慈礼貌,不像是这样的人。赛特见谣言不起作用,而且察觉到有人要出首自己,为求自保,不惜出卖自己姐姐,说谣言是伊西丝散播出去的。一下子,人民都不喜欢伊西丝,说她处心积虑,卑鄙无耻,数次被脾气暴躁的人民找麻烦,但都被及时赶到的俄赛里斯解救。伊西丝清楚谣言是赛特散播的,也清楚赛特为何如此,面对人民的冷言冷语,伊西丝为了保护赛特,没有作出任何解释,而对她来说,能在俄赛里斯身边工作,是她现在唯一的精神支柱。
    或许是因为压力的积压,有一次伊西丝向俄赛里斯报告工作进度的时候,因为俄赛里斯的一句无心之失,让伊西丝爆发了。伊西丝星雨泪下,弟弟的不懂事,民众的不理解,她都可以默默忍受,但如果这些话从俄赛里斯口中说出的话,这一直以来支撑着她的精神支柱也崩解了。面对伊西丝的感情爆发,俄赛里斯一言不发,轻轻地抱着伊西丝,温柔的说:
    “我相信你。”
    一句看似普通的话语,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没什么,但对于现在的伊西丝来说,是驱散心中黑暗的光芒,稳定心绪的良药。听到这话,伊西丝再一次情感爆发,但这一次,是对俄赛里斯的爱慕之意的情感爆发,由原来的敬畏之情,转化为爱慕之意。此刻,伊西丝知道,眼前的他,不单只是一位贤王,也是值得自己付托终生的人。
    随后,俄赛里斯继续与人民亲近,但身边多了伊西丝,人民起初还是会排斥伊西丝,但俄赛里斯耐心地跟民众解释谣言的不可信之处,渐渐地,谣言就不攻自破,曾经为难过伊西丝的人民都向伊西丝道歉,并对自己的愚蠢无知感到羞耻。看见民众如此相信自己,看看在远处微笑地看着自己的俄赛里斯,伊西丝亦报以微笑回报。
    过后的一段时间,梦罗克都处于繁盛时期。但蜡烛总有烧完的一天,俄赛里斯的父王逝世了,举国哀悼这位曾带领梦罗克抵御魔物入侵,采纳贤方振兴梦罗克的贤王。哀悼过后,王族中开始争夺王位,其中以赛特为首的势力最大,可是赛特不懂体恤民情,残酷冷血,民众看见他都是能躲就躲。相反一直为梦罗克复兴尽心尽力,爱民如子的俄赛里斯则受到民众的拥戴。
    看着俄赛里斯在民众中的呼声如此的高,赛特再一次眼红了。秘密筹划刺杀俄赛里斯的计划。但说时迟那时快,赛特的计划还没筹划好,就已经暴露了,伊西丝不想弟弟一错再错,决定大义灭亲,出首赛特。赛特成为了阶下囚,而俄赛里斯亦登基成为新王,并举办了与伊西丝的婚礼,全城上下普天同庆。
    当赛特以为自己会被判死刑之际,使吏传来了大赦的消息,赛特得以重获自由。但赛特却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继续进行刺杀俄赛里斯的计划。在一次晚宴的时候,赛特命人在进贡水果的时候刺杀俄赛里斯,这次,俄赛里斯是劫数难逃了。
    赛特成功刺杀了俄赛里斯,推翻俄赛里斯的政权,登基为王。之后,赛特把俄赛里斯的尸体弃尸荒野,伊西丝悄悄命人把俄赛里斯的尸首回收并保管好,并想用永恒戒指令其复活。但事与愿违,因为俄赛里斯死去多时,灵魂已经进入了轮回道,无法用永恒戒指复活。悲痛欲绝的伊西丝亦受到永恒戒指的反噬,变成半人半蛇。
    民众了解真相后,团结起来,揭竿而起,推翻了赛特的政权,并处死了赛特。事后,民众为俄赛里斯修建了金字塔,并安葬好,而伊西丝则守在俄赛里斯的棺木旁,以让俄赛里斯不受外界打扰。而梦罗克也进入了民主时代,随着时过境迁,梦罗克的人民逐渐遗忘了俄赛里斯和伊西丝……

    “我所知道的,就这些了。”话毕,GX拿起水杯喝了口水。
    “还真是迂回曲折,荡气回肠,可歌可泣啊~ZERO感叹说道。
    “照GX你所说,俄赛里斯应该是应该仁王才对。但现在它那种人挡杀人的怨气,怎么都看不出像个仁王啊。”星风雪雨疑惑地问道。
    “家父曾说过,人死后七天内若不能回魂,灵魂就会进入轮回道,肉体只会成为一个驱壳,没有灵魂的支撑,是无法活动的。”一苇所如说道。
    “那斐扬洞里的僵尸呢??”C君马上追问道。
    “那种是利用符咒,将术者的灵魂分出一部分,固定在尸体身上,再通过术者的意志进行行动。而术者如果在操控僵尸的过程中死去,僵尸则进入失控状态,只要有生人接近就会自动攻击。”一苇所如耐心地解释。
    “但俄赛里斯身上好像没有符咒之类的东西吧。”C君若有所思地说道。
    “符咒啊~不知道那个东西算不算??”ZERO双手交搭在胸前,低头思量了一下说道。
    “什么东西??”GX连忙追问。
    “它头上皇冠的红宝石。它曾经想将红宝石插进GX你身体里以转移灵魂。”ZERO解释道。
    “如果是在僵尸的话,只要头上的符咒一撕,就会失去行动能力。”一苇所如以僵尸为例子解释道。
    “这样说的话,红宝石就是它的弱点,只要把红宝石打碎,它也会失去行动能力。”GX根据一苇所如的话作出结论。
    “虽然知道俄赛里斯的弱点,但就目前的状态,恐怕要接近都成问题。”C君提出自己的看法。
    “刚才的突袭只能说是偶然,相信俄赛里斯不会再犯同样错误。”GX回应道。
    “那看来你是想好怎么做了??”面对GX这样的回应,ZERO心领神会地笑着问。
    “哼~ZERO你这家伙~ZERO的此番质问,GX也会心地笑了一下,说“嗯~我打算回吉芬进行巫师转职考试,进一步提升自己的实力。”
    “呱唧呱唧~我们的天才魔法师GX大大终于要转职了~ZERO举起双手,轻轻地做着鼓掌的动作,说道。
    GX~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回去??”一苇所如忧心地问道。
    “嗯嗯~GX看着一苇所如,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不用了,一苇姐,这段时间我和ZERO两人一起,经历了许多,也想通了许多事情,不用担心,而且,相信一苇姐你也没空陪我。”话毕,手微握拳头,露出拇指,指着ZERO那边。
    “嗯??”一苇所如愣了一下,领会到GX想表达的事,叹了口气,说“好吧~请问接下来我们该准备什么??ZERO队长。”
    “哎呀~一苇姐真是的,说的那么客气干嘛~ZERO一手摸着后脑勺,装难为情地说道“弄得人家怪不好意思~
    “真是无法想象这个平常傻头傻脑的家伙竟然会是我们的队长……”C君一手扶额,细声地说道。
    “哈哈哈~C君你真是的~ZERO拍了一下C君的后背,嬉皮笑脸地说,接着露出自信而认真的笑容“那么~接下来的就麻烦大家了。”
    ZERO要一苇所如回猎人公会一趟,问公会人员借用公会圣物——炽天使之弓;而C君则是前往兽人部落,利用之前打下的关系,问兽人英雄借用部落圣物——智天使之斧。
    “智天使之斧啊~虽然因为经商原因和兽人部落有固定来往,但那是部落圣物,要外借可能不是那么容易啊。”C君听完ZERO的计划后,为难地说道。
    “没事,我相信C君你可以的,对不??”ZERO又拍了两下C君的后背,微笑地打了一下眼色说道。
    “那、那我试试咯,希望别被兽人英雄拉去酋长那里喝酒就好。”C君明白ZERO这眼色的意思,但感觉还是有点困难,而面对现在这个情况,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那一苇姐你那边有没有问题??”ZERO转头问道。
    “一般来说应该是没问题的,猎人公会的人和我都是老相识。”一苇所如右手微握拳头,拇指和食指的交接处放在下巴,思量回应道。
    “那ZERO我呢??”面对在计划中没有提到自己的星风雪雨,连忙追问道。
    “哦~小风你啊~说起来,泽子姐你是不是要给老头子传个话??”ZERO望向樱雨泽子。
    “啊~是的是的~小风,都好父神父说如果你有空的话回去一趟,他有东西要给你。”樱雨泽子恍然大悟,连忙答道。
    “这样子啊,好的,有劳泽子姐你传话了。”星风雪雨礼貌地向樱雨泽子回道。
    “嗯嗯~不客气。”樱雨泽子摆了摆手,微笑应道。
    “那小风你就趁GX转职这段时间回去一趟咯,估计GX这次回去转职,可不是一两天就能完的事,而且还不知道那个老太婆会不会故意刁难GX~ZERO向星风雪雨提议。
    “那好吧~ZERO你呢??”星风雪雨接受ZERO的提议,好奇地问ZERO对自己的安排。
    “我??我当然是撇下泽子姐~去找漂亮的姐姐玩啦~ZERO嬉皮笑脸的答道。
    “啊嘞??ZERO~你刚刚是不是说撇下我去找漂亮姐姐玩??”原来温柔恬静的樱雨泽子,气场一下子变了,面带微笑,挥动着手上的魔杖,魔杖因为樱雨泽子的魔力流动发出啪啪的响声,问道。
    “!!没、没这回事~泽子姐你听错了~听错了~别别别~要死了要死了要死了~”意识到自己开玩笑过头的ZERO,连忙对樱雨泽子说道,但是说时迟那时快,ZERO整个人已经向被人用关节技卡住了,并发出悲鸣。
    “活该!!”除了ZERO和樱雨泽子外,其他人用不同的语气,异口同声地说。
    “可别玩出火了,ZERO。”和ZERO冒险多时的GX,知道ZERO下一步的安排,虽然担忧,但出于男人的面子问题没有当场说出来,只在心里默默地说道。
    其后,GX、星风雪雨、C君和ZERO回到房间里,而一苇所如则要樱雨泽子陪她到旅馆外面散散心。

    相比白天的酷热,晚上的梦罗克给人一种格外的宁静,居民区家家户户都亮起了灯,屋内传来的都是欢声笑语,一点都不像是一个与魔物竞争生存的城市。部分冒险者来到梦罗克城中央的水池,沐浴在皎洁的月亮光辉下,仿佛洗净一天积累下来的疲劳。
    “刚见面又要分开了。”一苇所如叹气说道“不过,GX的确是长大了,我姐姐好像已经不需要了。”
    “我可不觉得哦~”樱雨泽子牵着一苇所如的手,安慰道“虽然GX说不用你陪他会吉芬,但从他眼神里可以看出,他还是很重视你这个姐姐的。”
    “谢谢你~泽子,总是那么会安慰别人。”听到挚友的安慰,一苇所如的心舒服了很多,微笑回道。
    “是吗??可能吧。”听到一苇所如的话,樱雨泽子则是把头扭到一边,苦笑的说道。
    “泽子……”看见樱雨泽子的神情,一苇所如明白樱雨泽子苦笑的原因,正想安慰的时候,从ZERO他们房间传来了声音。
    ZERO你这混蛋!!那是我的苹果!!”C君暴躁地说道。
    “什么你的我的~都是自家人~别分得那么清楚~ZERO敷衍道。
    “自家人有如何?!那个苹果是我的!!”C君执着着被ZERO抢走的苹果。
    “好啊~你抢到我就把苹果给你咯~来啊~ZERO挑衅着C君。
    “这些家伙,一聚在一起就是闹,像个孩子一样。”一苇所如一脸无奈,然后对着ZERO众人所在的房间吼道“好啦好啦~明天还要赶路的啊!!早点睡啦!!”
    “是、是!!”首先传来的是ZERO的应答声。
    “看!!一苇姐都叫我们早点休息了!!快把苹果还我!!”C君以一苇所如的名义,继续执着着被ZERO抢走的苹果。
    “来啊!!你来啊!!”面对C君的执着,ZERO继续挑衅C君。
    B~~~~~~~~”一苇所如吹起口哨,玛玛哈哈应声鹰鸣而至。“玛玛哈哈,去给我教训一下那些不听话的毛头小子!!”话毕,玛玛哈哈飞进ZERO众人的房间里,把那群不听话的人教训了一番,然后飞出房间,降到一苇所如的肩膀,一苇所如从腰包里拿出一块鲜肉,抵给玛玛哈哈奖励它,并轻轻抚摸玛玛哈哈的后背。
    “谢谢你,一苇~”樱雨泽子恭敬地向一苇所如鞠躬。
    一苇所如见状,轻拍了两下玛玛哈哈的后背,随即玛玛哈哈张开翅膀飞回到空中。
    “傻瓜~”一苇所如扶起樱雨泽子,抚摸着她的头说“我们是挚友啊~客气什么。”
    “嗯~我们永远都是挚友~


    翌日,众人吃过早饭,整理行囊后,来到梦罗克城里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开启传送之阵。
    “小风,你那里有斐扬的传送记录吗??”樱雨泽子拿出自己用来记录传送地点的羊皮纸,看了看,发现没有斐扬的传送记录,连忙问道。
    “啊~稍等一会儿,我查一下。”星风雪雨连忙拿出羊皮纸查阅,答道“嗯~我这里有斐扬的传送记录,但是是在斐扬神社那边的。”
    “那泽子你有艾尔贝塔那边的传送记录吗??”一苇所如听见斐扬神社,顿了一下,连忙问樱雨泽子。
    “嗯~我看看~”樱雨泽子连忙查阅,回道“有的~
    “那就把我传送过去艾尔贝塔吧,那边过去也一样。”
    “没有帮上你忙真是很抱歉。”星风雪雨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道歉道。
    “没关系,不要放心上,只是我的个人问题而已。”一苇所如连忙解释道。
    然后,樱雨泽子开始祈祷咏唱传送之阵,打开了通往港口之都——艾尔贝塔的通道。
    GX,不要勉强自己,随用保持风信联系。”一苇所如临行前交代道。
    “没什么能难到我的,一苇姐你放心好了。”GX自信答道。
    “那就好。”话毕,一苇所如望向其他人说“那么,大家,回头见。”
    “嗯!!”“好的”“路上小心”“放心好了”“回头见”各人送别后,一苇所如就连同玛玛哈哈一同进入了传送之阵。
    接着,星风雪雨开始祈祷咏唱传送之阵,打开通往魔法之都——吉芬的通道。
    GX深呼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进入传送之阵,被ZERO叫住了。
    “你可别考个零蛋回来啊~ZERO伸出拳头说道。
    “既然你这样说,我就考一百个零蛋回来给泽子姐慢慢喂你吃。”话毕,与ZERO碰拳,然后望向金字塔,心里说:“伊西丝,等我。”
    随后,GX回头进入了传送之阵。
    最后,樱雨泽子打开通往卢恩米德加兹王国首都——普隆德拉的传送之阵。
    “小风,给我向老头子问个好~ZERO说道。
    “嗯~好的~”星风雪雨应道。
    “那、那我呢??ZERO~C君在等ZERO的送别话。
    “噢~C君你就好好跟兽人英雄和酋长它们好好喝一杯~ZERO调戏C君道。
    “我不要啦~ZERO你个混蛋~5555555~~~~~C君掩着脸装哭地说着。
    在星风雪雨的安慰下,C君和星风雪雨二人进入了传送之阵。
    在场,剩下了ZERO和樱雨泽子。气氛有点尴尬,樱雨泽子不知道说点什么好。
    “好久都没有这样和姐姐两个人一起了。”ZERO首先打破僵局。
    ZERO~不生姐姐的气了??”樱雨泽子试探性地问道。
    “要说对不起的是我才对,姐姐。”ZERO两手叉腰,感慨地说。
    “额??”面对ZERO突如其来的话语,樱雨泽子有点反应不过来。
    “详细等今晚再说吧,还有重要的事等着我们去做。”ZERO转身朝向金字塔方向。
    看见ZERO转身,樱雨泽子连忙上前,可能是有点心急,不小心拌到脚,要摔倒地上了。突然,樱雨泽子感觉到被人抱住。只见ZERO把樱雨泽子整个人公主抱那样抱起,并说道。
    “放心好了,姐姐由我来保护。”
    话毕,两人凭空消失在浩瀚广阔的梦罗克城。


    而在遥远的东边,港口之都——艾尔贝塔那里。
    一苇所如通过传送之阵来到艾尔贝塔城里一个不起眼角落里,从这里能看见海面,旁边则是茂盛的斐扬树林。由于在树林中,猎鹰不方便行动,所以一苇所如给玛玛哈哈交代了一下,便把玛玛哈哈放飞到空中。而自己则到卡普拉服务人员那里进行位置记录,以便危急时使用蝴蝶翅膀返回艾尔贝塔。
    而就在一苇所如离开自己传送而来所在地方的时候,旁边茂盛的斐扬树林中的草丛,有一个黑影目睹了一苇所如的出现,并开始谋划如何撕咬这个苦寻多年的“仇人”……

将自己当成别人,将别人当成自己;
将自己当成自己,将别人当成别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樱花飞舞的季节    

GMT+8, 2018-1-20 22:43 , Processed in 0.291212 second(s), 32 queries .

本论坛源程序由 Discuz! X3.2 提供!

© 1997-2014 樱花飞舞的季节...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